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242章 那不是爱情 (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燕归是个守信用的人,在沈在野久久不归相府的时候,就将顾怀柔接到了燕归门。

    顾怀柔从小在闺阁之中长大,完全不知道江湖是个什么模样,在看见燕归门的牌匾的时候,很是兴奋。

    “以后我就可以住在这里吗?”她问徐燕归。

    徐燕归点头。微笑着看着她道:“嗯,你在这里做什么都可以,没有规矩的。”

    要不是头上还罩着黑纱,顾怀柔真的很想亲他一口,她觉得自己自由了,从此以后。大概就可以跟他过上神仙眷侣的日子了吧?

    然而,她进了门,就被徐燕归带去了一个叫红颜院的地方。

    “你挑一间房间住吧。”徐燕归大方地道:“这儿的女人都很好相处,你不用害怕。”

    怔愣地看着这满院子的女人,顾怀柔有些抵触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必须住在这里吗?”

    “自然,别的地方会有人冲撞你们的。”徐燕归道:“这里住的都是自愿跟我回来的女人,我也会照顾她们过好下半辈子。”

    心口一沉,顾怀柔呆呆地转头看着他:“你说的照顾别人下半辈子……原来是对谁都可以?”

    “不对吗?”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徐燕归道:“我只是想对你们负责而已。”

    顾怀柔怔愣了许久。哑然失笑。

    她就说么,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不看女人脸的男人,还以为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结果人家对谁都一样,并不是对她特殊。女人在他眼里,大概就是多供一碗饭的存在吧。

    可笑的是,她还当真以为他们是相爱的。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就像你兴高采烈地跟旁边的人在讲故事,讲到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他一直没有听,你就跟个傻子一样,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围围亩才。

    “怎么了?”徐燕归侧头看她。微微一顿:“你在不高兴?”

    他见过的女人实在太过了,也足够了解女人的心思。顾怀柔是喜欢他的,他能感觉到,但……他还不至于这么快被人收服吧?

    “是有些不高兴。”顾怀柔低声道:“我可以做你身边的贴身丫鬟吗?不住在这里。”

    有这样想法的女人很多,徐燕归都没有同意,但顾怀柔情况有些特殊,她的脸毁了,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难免会被嘲笑排挤。

    想了想,徐燕归还是同意了,带她去了自己的院子,让她住在侧厢房里,每日替他更衣即可。

    这样一来,燕归门上下很快就知道门主收了个丑八怪当丫鬟。

    “您这是有多想不开啊?”一个心腹坐在主屋里打趣:“红颜院里随便挑一位都比她好,她这样罩着黑纱在您院子里飘来飘去的,您不觉得跟见鬼了似的?”

    徐燕归一愣,他最近心情很好。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一个丫鬟而已,你们那么在意做什么?”

    到底是他的女人,他不可能不护着。

    不过,来说的人多了,他就有些动摇了,坐在屋子里看着四处打扫的顾怀柔,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让她不在主院。想来想去,徐燕归就想了个最笨的法子。

    第二天清晨,顾怀柔正打了水往主屋走,还没走到,就看见个婀娜美丽的女子,穿着跟自己一样的丫鬟衣裳,端着水进了主屋。

    有些没反应过来,顾怀柔怔了怔,跟过去看了看。

    “大人,奴婢凤舞伺候您更衣。”

    “嗯。”徐燕归将醒未醒,起床像往常一样张开手,凤舞便温柔地替他更衣,期间不免挑逗,徐燕归都温和地笑着,还捏了捏她的脸。

    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顾怀柔垂眸,无声地退了出去。

    他这是身边不需要她的意思了吧?蹲在偏僻的地方,顾怀柔想了许久,振作了一下精神,往厨房而去。

    她不是那么轻易会放弃的人,脸不好看,那她还可以做其他的。

    于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徐燕归突然觉得饭菜好吃了不少,本想夸奖两句的,却听得下头的人来说:“爷,那个丑八怪去厨房帮工,惹得几个厨娘纷纷要离开。”

    丑八怪?徐燕归一愣,想了想才反应过来说的是顾怀柔,当即便有些不悦:“最近的饭菜很好,哪个厨娘要走就随她,我燕归门不缺人。”

    下人愣了愣,将这话原封不动地传达了下去。顾怀柔听见了,眼睛亮得如同黑夜里的星辰,做起菜也更加有精神,帮徐燕归做的同时,偶尔也替别人改善一下伙食。于是渐渐的,燕归门的人也没有那么讨厌她了。

    到底是闺阁女子,顾怀柔会的东西很多,给他做饭、缝衣裳、做新袍子、绣香囊荷包、纳新鞋。徐燕归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后来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对她的态度也始终温和而包容。

    顾怀柔想,这样继续下去,会不会有一天这人离不开她,进而喜欢上她?

    然而燕归门里有个人,很爱嘲讽她,叫落山,从她进燕归门开始就爱叫她丑八怪,每天没事做了就会来挑衅她,说徐燕归心里永远不会有她什么的。刚开始顾怀柔还会生气,到后来也就淡然了,随意他怎么说,她都当没听见。

    但是这天,落山说:“姜桃花的死期好像要到了吧?”

    顾怀柔一震,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什么死期?”

    “姜桃花中毒,快到毒发身亡的时候了。”落山道:“她可是门主唯一真心爱过的女人,门主现在一定很难过。”

    “……”徐燕归,也喜欢姜桃花?

    顾怀柔有些傻,黑纱下的表情看起来又蠢又可怜,落山皱了皱眉:“你这丑八怪,还不相信不成?门主那儿有姜桃花送的白玉簪,他一直跟宝贝似的藏着呢,你要是不信,可以去看看啊?”

    白玉簪?顾怀柔下意识地问:“在哪里?”

    落山眼神微动,突然就笑嘻嘻地道:“在门主房间的抽屉里,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吧,那簪子是中空的,里头有门主写给姜桃花的信,一直没送还给她的。你只要把那簪子从中间敲断,就可以找到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