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834章 抱抱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素商看着颜恺,脑子里一根紧绷的弦,一下子断了。

    她茫然又惊悚。

    颜恺的笑容略微淡去,不知陈素商怎么突然不欢迎他了。

    他千辛万苦才到香港的。

    “我来的不是时候?”颜恺看向了陈素商。

    陈素商真绝望了。

    她自己陷入其中,她的师父、她的生母、她的姑姑,以及她的朋友,全部都在这里。

    这已然是她无法承受的。

    颜恺又来了。

    他被困在马尼拉,可以逃过一劫的,老天爷却不放过他。

    陈素商怕自己失态,转身上楼去了。

    她跑得快且急。

    颜恺心头的热,一点点退下去,他血液里灌满了冰水,让他呼吸都觉得寒冷。

    道长叹了口气,对佣人道:“先带颜少去楼上客房休息。”

    颜恺这才回神般:“不用了,道长,我去住酒店。”

    道长知他误会了,挽留他:“住下吧,我还有事跟你说。”

    说罢,道长又看了眼叶惟叔侄,“你们先回去,回头我们再商量一个办法。”

    道长亲自把颜恺带上了楼。

    颜恺冷静了片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陈素商并不是这种性格。

    “道长,素商她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颜恺问。

    长青道长拍了拍颜恺的肩膀,没有把实情告诉他,怕他惊惶,声音轻缓:“你先休息,我去看看阿梨。”

    颜恺没办法了。

    道长进了陈素商的房间。

    陈素商没有反锁房门,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愣神,目光游离看了眼进来的师父。

    道长坐到了她身边,问她:“抽烟吗?”

    陈素商在这种情况下, 最想要一根烟了,可惜她不能这样放纵自己。

    她摇摇头。

    道长自己点了一根。

    “我们要出手。”道长漫不经心的说,“我们是术士,要保护这些无辜的人,否则用什么良心立世?没有任何的好处,只有会惨死的下场,你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陈素商道。

    别说无辜百姓,就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全部都在香港。

    陈素商不能失去他们。

    “那就打起精神。”道长笑道,“颜恺一番真心,不要让他难过。”

    陈素商叹气。

    她没办法若无其事。

    颜恺的出现,对她打击很大。她和他还没有真正开始,却要面临失去他的危险。

    她真想抱着他哭一场。

    可又有什么用?

    此前最不需要的,就是懦弱。

    “我缓一缓。”陈素商道。

    道长不勉强她,也没有离开。

    陈素商就很自然把头靠在师父的肩膀上。

    她脑海中掠过很多的画面、很多的人,心绪起起伏伏的,没个停歇,也没个依靠。

    良久之后,陈素商站起身:“我去看看颜恺。”

    等她再见到颜恺的时候,她情绪稳定了很多,也对着颜恺露出了微笑。

    颜恺请她进来。

    “遇到什么难题了吗?”颜恺问她。

    他的心态,总是积极而阳光的,不会自怜自艾。

    他想了很久,仍是觉得陈素商这边出了问题。

    “很大的难题。”陈素商苦笑,“你一来,我还要分神担忧你,所以我刚刚失态了。”

    颜恺笑道:“真担心我?那我现在离开,等你忙完了我再来接你。”

    陈素商拉住了他的手。

    颜恺一愣,继而紧紧回握了她的。

    陈素商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问:“你相信我吗?”

    “信。”

    “那你不能走,也不能出门,就在家里。等事情解决了,我们一起去新加坡。”陈素商道。

    这是她说过最明确的话了。这么久以来,颜恺一直在等这句话。

    他心中大喜。

    “好,我等你一起。”颜恺道,“你会有危险吗?”

    “师父会保护我。假如师父也保护不了我,我们就是真正的大难临头。”陈素商道。

    颜恺了然。

    她和颜恺说了很久的话。

    师父敲了敲客房的房门,陈素商才和颜恺松开彼此紧握的手。

    “你先休息。”陈素商叮嘱他。

    她走了出去。

    师父带着她,去了叶家。

    叶惟和袁雪尧、雪竺都在客厅坐着,每个人脸上愁云笼罩。

    长青道长让他们都到餐厅,然后在桌子上铺开了一张图纸。

    图纸是道长自己画的。“这是改良的洛书大阵,宁先生教给我的。”道长对众人道,“洛书大阵,是阴阳五行术数之源,合九宫、先天八卦、后天八卦、四十五数演算星斗之术。与五为阵眼,三数

    通十五,能对付所有的阵法和诅咒。”

    叶惟听了,沉吟了片刻:“道长,如果我没有记错,在一千多年前,孔雀河道的大术士,的确是姓宁。您说的宁先生,就是他的后人吗?”

    “不,是他本人。”道长说。

    叶惟:“.......”

    道长靠谱的时候不多,所以这话,叶惟听听就算了,并未真的走心。

    袁雪尧则问:“阵法,可靠吗?已经失传多时了。”

    陈素商看了眼他。

    他这次说话,比上次还要流畅一点。只要他不紧张或者激动的时候,他就能跟正常人一样表达。

    他不是天生的结巴,而是从小生活的封闭环境造成的。

    “可靠,这是宁先生亲自交给我的。”道长说,“目前只有一个问题......”

    他这句话说完,停顿了很久。

    大家都看着他,他仍是不接下文,眉头微锁,似乎在考虑措辞。

    “师父,您说吧。”陈素商催促他,“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解决。”

    道长扫视了一眼众人,笑了下:“问题就是,洛书大阵至少需要六个人守阵,而我们只有五个人。这就意味着,有个人需要承担双重的风险。不管选谁,都很不公平。”

    一旁的雪竺,默默变了脸。

    她看着道长,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手,才把满心的话都咽了下去。

    所有人都在关心阵法,没人看到她表情的变化。

    “这的确很不公平。我年纪最大,我来守两个方位。”叶惟道。

    “不。”袁雪尧道,“我来吧,我体力和术法都好。”

    陈素商没有开口。

    她既不是最有资历的,也不是术法最好的。

    在这五个人当中,她是最弱的。

    “师父,是每个人都能守住两个方位吗?”陈素商问,“我也可以吗?”

    道长点头:“每个人的危险都是一样的。”

    “那我们抽签吧!”陈素商道,“抽中了谁,就是谁。”

    几个人沉默了下。

    道长替他们回答:“抽签是最好的办法,让剩下的人没有负罪感。”

    叶惟和袁雪尧对视了一眼。

    雪竺有点出神。

    陈素商喊了声她:“雪竺?”

    雪竺有点茫然,随意道:“我无所谓。”

    她根本没听到众人说了什么。

    于是大家抽签。

    最后,是袁雪尧抽中了,他需要一个人守两个方位。

    他原本也是最合适的人,因为他的术法和体力的确是最好的,也意味着,他的危险是最小的。

    道长把事情说完,打算和陈素商回家时,雪竺追了出来。她突然扑倒了道长怀里:“长青,抱抱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