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835章 等待的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素商有点尴尬。

    晚辈看到自己长辈的爱恨情仇,都会觉得尴尬。

    可她又不能转身离去,万一雪竺闹起来,她师父招架不住。

    不成想,她师父稳稳当当,像个慈祥的长辈,拍了拍雪竺的后背:“哎哟,怎么还撒娇了?”

    雪竺死死箍住了他的腰。

    道长又拍了拍她的肩头:“好了,好了,你很乖!天这样冷,咱们回屋子里去说话。去我那边坐坐?”

    雪竺摇头。

    她只是抱着,用力箍紧了他,感受他身上的气息。

    松开时,她眼角盈着水光:“没事了,我要回家了。长青,素商,你们回去吧。”

    她不等道长和陈素商回答,转身跑上了台阶。

    陈素商一头雾水。

    她问道长:“她干嘛呢?”

    “你师父魅力无穷,让少女无法自持,能干嘛?”道长闲闲的说,然后举步往家走。

    陈素商:“……”

    接下来两天,香港的医院病患增多。

    全部都是相似的症状。

    康晗住的那家私人医院,到处找陈素商,因为她出手救治好了那位先生,可惜年轻的太太和医生对陈素商的容貌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陈素商亲自去了趟医院,避开了医护人员,直接上了四楼:“姑姑,您叫人把四楼封起来,你们不要进出。”

    顾轻舟:“是瘟疫?我可以让新加坡的人过来……”

    他们在新加坡有庞大又先进的医疗设备,还有医术高超的医生。

    陈素商急忙阻止:“别,不是瘟疫,是诅咒!”

    说罢,她把袁雪尧的符纸拿了出来,让他们先服下。

    这些符纸无法解除诅咒,却可以阻挡一时片刻,让他们能拖延几天。

    几天之后,也许阵法就成功了。

    顾轻舟沉默了下。

    陈素商怕她不相信,还要解释,顾轻舟就开口了:“好,我知道了,我给他们都服下,也不出门。上次那位宁先生,他还在新加坡,我让你姑父去找找他。”

    见识过了宁先生永保青春、郭七老先生的神算过人,顾轻舟对自己不了解的术法并不抵触。

    就像司行霈说的,再稀奇古怪,存在就意味着真实。

    又过了两天,医院爆满,报纸开始报道瘟疫,一时间人心惶惶。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开始?”陈素商再次问。

    她这几天,不停问这个问题。

    道长却一直在说,时机不够,要等飞星得令,才有机会。

    “会死人的。”陈素商焦急道。

    “不会。”道长语气凝滞,“中了诅咒的人,需得全身溃烂才会死。一般有十五天的时间。”

    上次陈素商看到的那个病人,脖子处刚刚开始溃烂,是诅咒刚开始发作。

    陈素商一想到浑身溃烂,忍不住犯恶心。

    “那都是什么人中诅咒?”陈素商又问,“怎么挑人?”

    “按照时辰。”道长说,“每个人出身的时辰,一个个轮流,很快谁也无法避免了。”

    陈素商骨头缝里都在发寒。

    她不敢打电话去医院了。

    齐太太康晗会如何?她身体最弱,治标不治本的符纸,能让她熬过去吗?

    袁雪尧又送来了几张符纸。

    抵抗诅咒的符纸特别难画,袁雪尧拿出了全部的存货,这几天熬夜用苦工,又赶制了十几张。

    “你们自己、和佣人都服下,这两天估计、不会有什么大事。”袁雪尧道。

    陈素商知道这样不行。

    诅咒不解,化解的符纸是扬汤止沸。

    “师父说,要等飞星得令。”陈素商嘴巴里起了个大水泡,已然是急得快要发狂了。

    报纸每天都有新消息。

    身体弱的,已经出现了死亡。

    上次那位先生,被袁雪尧的符纸解了诅咒之后,又中了。

    符纸不是下咒人的,效果没那么明显。而袁雪尧画一张需得耗费时间和精力,根本来不及。

    “阿梨,不要着急!”袁雪尧握住了她的手。

    陈素商抽回手。

    楼上的颜恺,从早上起来就没什么动静。

    陈素商想到了这里,突然一个激灵:“雪尧,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她急忙上楼。

    袁雪尧明白了她的担忧,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她上去了。

    她敲了敲颜恺的房间门,没人应答。

    陈素商让女佣拿备用钥匙过来。

    打开了房门,颜恺躺在地上,脸色像笼罩了层黑雾,脖子处出现了很明显的小伤口,像是要溃烂。

    陈素商脑子里嗡了下。

    袁雪尧上前,帮陈素商抱起了颜恺,放到了床上。

    他试了试他的体温,转脸对陈素商道:“先用符咒,给他解了,再慢慢来。”

    陈素商急忙去化水。

    颜恺喝下之后,过了大半个小时,脸色稍微好转,伤口处也没有继续恶化,可他也没醒过来。

    陈素商一连深吸好几口气。

    她一直担心这、担心那,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她只是不能接受厄运的到来。

    颜恺中咒,让她意识到,厄运是逃避不了的,它已经到了他们身边。

    陈素商沉默坐在旁边。

    袁雪尧怕她想不开,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没事,阿梨。”

    “我知道。”陈素商的声音很轻,“他只是中了诅咒。”

    他是为了她,才急急忙忙到香港来的。

    马尼拉出现了暴动,他在那边出来不容易,但是他还是为了陈素商,做了最大的努力,到了她身边。

    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的。

    颜恺这一倒下,就没有再醒过来。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脸色又开始不太对劲了。

    陈素商给他喝下了符水,把自己那张省了下来,然后打电话去医院。

    这次是副官接的。

    “太太在病房里,不方便接电话。”副官告诉陈素商,“齐太太脸色不太好。”

    陈素商像是一脚踩空,全身上下的寒毛都竖立。

    她耳边也嗡嗡的,没听到副官的声音。

    良久,她挂了电话。

    她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心想:“假如我们能死里逃生,我要去见她,叫她一声‘妈妈’。她是我亲妈。”

    万一……

    那她这一生,都会留下遗憾。

    她心力憔悴的时候,道长终于说了句让陈素商舒心的话。

    他说:“飞星明早两点十二分得令,我们可以布阵了。”

    陈素商大喜。

    她太过于欢喜,像个小傻子似的,抱住了她师父。

    “师父,终于要开始了!”她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