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838章 母女情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素商的电话,打到了医院里。

    顾轻舟亲自接的。

    “你妈妈的情况稳定了点,两处伤口在收敛了。”顾轻舟道。

    陈素商欣慰:“您告诉我妈,我有个朋友去世了,等我忙完了葬礼,就去看她。”

    顾轻舟在电话里愣了愣。

    康晗要是听到这句话,该多高兴!

    “好。”顾轻舟哽咽了嗓子,“阿璃,愿你朋友安息。”

    陈素商说了句谢谢。

    雪竺已经收拾好了,等着装殓,道长却让众人都出来,他想和雪竺单独说几句话。

    叶惟和袁雪尧沉默坐在客厅里。

    “......你们用了天咒?”良久,叶惟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似的,问袁雪尧。

    袁雪尧点头。

    “还有谁?”

    “道长和阿梨。”袁雪尧道。

    叶惟无力阖眼,把自己深深陷入沙发里。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我老了,也累了。袁家怎么对我,我都不在乎了。等雪竺的葬礼结束,我要去美国,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了。”

    袁雪尧听了,很是伤感:“雪竺离开了,您、也要走吗?”

    “我受够了。”叶惟轻叹,“我原本就不是你们袁家的人,是老太爷让我替你们操持几年,看着你们兄妹长大成人。可雪菱心狠手辣,袁家注定要腥风血雨,我不想搀和了。”

    袁雪尧不说话了。

    别说他,就是陈素商听了,也觉得难过。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说起来简单,遇上了伤感。

    “六叔,你不帮雪尧了吗?”陈素商问。

    叶惟摇摇头:“人本就自私,我回归本性。不求谁的原谅。”

    “我不怪您。假如可以安生的话,我也想找个地方过点小日子。”袁雪尧道。

    只可惜,他没有这样的机会。

    雪竺已死,剩下的他成了唯一的拦路石。

    他的小妹妹,只要把家族的事物都理顺了,让所有人按部就班,接下来有的是时间对付他。

    顺流而下,只有死路一条;想要活命,唯有逆流而上。

    道长陪坐在雪竺身边。

    她的遗容被整理得很安详,静静躺着,似熟睡了。

    这姑娘没什么特点,既不是美艳异常,又不是聪明绝顶。有点小机灵,五官也齐整,在道长眼里,是很“普通”的一个人。

    道长的一生,总在和很多人重逢、告别,却从来没有谁为了他而死。

    也从来没有哪一次的告别这样艰难。

    “雪竺,我会替你念四十九天往生咒,你下辈子投个好胎。”道长轻声说,“有个和睦的家庭,无需大富大贵,平平安安,简单是福。”

    他轻轻阖眼,一滴热泪从眼角滚落。

    雪竺没有其他亲人了,除了袁雪尧和叶惟,以及道长师徒。

    道长帮她选了一块很昂贵的墓地,可以远眺大海。

    她下葬当天,香港下了一场迷蒙的春雨。

    湿漉漉的雨丝打在脸上,每个人都无需掩饰自己的情绪。

    “雪竺,谢谢你。”陈素商将小白菊放在墓前。

    雪竺救了长青道长,救了陈素商最亲近的人。

    葬礼之后,众人回到了半山豪宅。

    叶惟开始收拾东西。

    他把房契给了雪尧,又把身边一半的财产分了。

    他一个大皮箱,里面装着他的衣裳鞋袜,以及几张照片。

    “等我到了美国,会发电报给你。”叶惟道。

    他一刻也不停留。

    雪竺没了,这房间让叶惟一刻也呆不住。他不仅仅失去了一个侄女,而是失去了对生活和家庭的信任。

    袁雪尧拦也拦不住,索性不阻碍,只是祝福他:“六叔,您一路顺风。到了美国之后,有了好机会的话,您再成个家,别自己一个人。”

    叶惟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也想让袁雪尧成个家,可想起他们身上背负着天咒,这句话就没必要说了。

    道长亲自去送叶惟。

    袁雪尧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宛如堕入了冰天雪地。

    他曾经十年如一日在山洞里生活,习惯了独来独往,什么时候开始,他这样不适应空空荡荡的房子了?

    陈素商也在收拾东西。

    颜恺已经醒了。

    他昏迷了几天,身上也有几处溃烂,如今都结痂了,不影响他正常的生活。

    他站在陈素商身后,看着她忙进忙出,心里隐隐不安。

    “......素商,你是要出门吗?”颜恺问。

    陈素商点点头:“是要出门。”

    “跟我去新加坡?”颜恺又问。

    陈素商却沉默了。

    她把自己的几本书也放到了箱子里:“我要去问问姑姑,看看我妈妈会不会转到新加坡去。”

    颜恺明知她的情绪不对劲,却愣是不敢问。

    他不是个很敏感的人,可男孩子对心爱姑娘的一举一动,都是特别留心的。

    之前还好好的。

    颜恺也听说,袁雪竺去世了。她算是陈素商唯一的女性朋友了。

    素商心情不好,会是因为她吗?

    他还在胡思乱想,陈素商挤出了一个微笑:“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颜恺连忙说好。

    医院门口有很多的人和车子。

    诅咒解除,香港的报纸只说瘟疫得到了控制,至于怎么控制的,暂时还不是很清楚。

    不少的病人的情况好转,医院建议先出院,回家休养。

    车子开不进去,颜恺在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停了车子。

    两人步行上了四楼。

    诅咒发作的时候,四楼是封闭的,顾轻舟连医生和护士都不准他们上来,怕加重康晗的感染,今天才重新开了。

    四楼其他的病人和家属巴不得封闭起来,又有司家副官提供的饮用水和干粮,情绪很稳定。

    “我看到了报纸,‘瘟疫’已经在全面好转。”顾轻舟笑道,“阿璃,你们是成功了吗?”

    “是,只可惜.......”陈素商轻咳了下,“牺牲了雪竺。”

    顾轻舟叹了口气。

    陈素商自己平复了情绪,和顾轻舟寒暄了几句,进去看康晗了。

    康晗的伤口恢复得比较慢,她情绪却很不错,精神也稍微饱满了点。

    “妈妈,您觉得如何了?”陈素商拉住她的手问。

    康晗哆嗦了下。

    她泣不成声:“我很好,我已经要好了。”

    这么久了,阿璃从未叫过她,她心里是清楚的。

    只是,她很懂得道理,也知道这种事急不得。

    如今,她死而无憾了。

    “姑姑怎么说?”陈素商又问,“她建议您去新加坡,还是留在香港?”

    “妈妈想和你在一起。”康晗道,“你在哪里,妈妈就在哪里。”

    陈素商听懂了她的意思。

    她心中已然有了主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