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72章 抬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小黄皮子怎么跑出宅子来迎我们?

    我们身后跟着的狐妖气场比较大,一路上的生灵都避之不及,这小黄皮子却迎难而上,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卖萌?

    可是它们还小啊,道行浅薄,那股子皮毛骚味未褪,在空地远远站着还不觉得,此刻直接冲到我们身前,那股味儿真是难以言说。

    我捂着鼻子问道:“小家伙,你们不安分在窝里蜷着,跑出来干嘛?这里孤魂野鬼那么多,别把你们吓得背过气了。”

    剑鞘太细,小黄皮子双手双脚也抱不稳,滑到剑鞘底端,蓬松的大尾巴悬在下面晃啊晃,它瞪着乌溜溜的眼珠子看向我。

    “……它们受惊了,跑出了巢穴。”沐挽辰开口道。

    “怎么受惊了?”我皱眉看了看,果然不远处的石头后面还露出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其余的小黄皮子躲在那后面,这只胆子比较大,跑出来迎我们。

    “谁进来过?你们看到了什么?”沐挽辰皱着眉头问。

    小黄皮子发出唧唧唧的叫声,感觉像是被吓傻了。

    好在沐挽辰能听懂它们想要表达的意思,刚才在山口,沐挽辰就说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很大的蛊灵来过这附近,女人自己走了,蛊灵则进入了结界和村子的范围,还发生了争斗。

    这些小黄皮子被惊吓,应该是那个进入这里的蛊灵引起了什么大动静。

    “……蛇?”沐挽辰疑惑的问。

    小黄皮子可怜巴巴的点头,要不是它身上味儿太重,我都忍不住摸摸它的头安慰一番了。

    “又是蛇?”我微微蹙眉。

    “用蛇来炼蛊是很多巫师最喜欢的方式,蛇是喜欢阴邪之气的生灵,更容易通灵、也更容易服从命令,也是众多毒物中最好寻找的炼蛊材料。”沐挽辰解释道。

    “其余的五毒之物,材料并不好搜集,而且通灵性比较欠缺,术法天资平庸的人只有用蛇最为稳妥。”

    我点点头道:“那女人会不会是我大师姐?她之前想从薛女士那里得到功法,没能得逞,就想从这里下手?这里面应该藏着不少重要的东西吧……毕竟有三代、四代巫女在这里生活呢。”

    “很有可能……她在境外,那些崇山密林中,蛇随处可见,她用来炼蛊也方便,不过以她的能耐,应该无法炼出龙王那般的巨大蛇灵。”沐挽辰抱着我快步往前赶。

    这灰天暗地、愁云惨雾的村庄,大部分小院和房屋都是破破烂烂的,不是围墙崩了口子、就是房顶漏了瓦片、甚至坍塌了半边。

    这样的地方,那座古朴的小院就十分的扎眼。

    天色昏暗,只能看到黑夜中门口挑着两个灯笼。

    “……之前来的时候有挂灯笼吗?”我偏着头努力回想。

    好像我直接被薛女士掳到院子里了……想不起来这些环境细节了,只记得那个像妖怪僵尸一般的枯瘦老太太。

    那可是我的太婆婆。

    “我也没留意,不过这个灯笼很奇怪……”沐挽辰微微蹙眉。

    可不是嘛,这灯笼、这灯笼……死人家里才会挂的好吧?

    这是白纸糊的灯笼啊。

    只差上面用黑墨汁写上一个大大的“奠”字了。

    白纸灯笼里的烛光冥冥杳杳,在黑漆漆的远山、昏暗的村落中显得尤其诡异。

    这里不是正常的村子,除了这栋院子,其余的房屋都不会点灯,在这村子里完全没有“照明”的必要。

    门口悬挂两个灯笼,是想给什么人指路?

    我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低声说道:“那灯笼看起来好瘆人啊……”

    “你走近点看,更瘆人。”沐挽辰平淡的说道。

    他将我放在地上,有他在、还有跟着我们的狐妖,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径直走上去门口。

    小小的青砖台阶,被灯笼的白光晕染,走上台阶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阴气嗖嗖,反而有种清冷的感受。

    清冷而宁静,如沐月光。

    可是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若有若无的萦绕,我抬头看了看,灯笼的下半部分,有几个血指印。

    颜色深沉,应该是挂灯笼的人留下的。

    这样老式的宅子,需要用竿子挑着灯笼挂上去,我脑海中浮现了那个妖怪一般的太婆婆颤巍巍的扶着灯笼,将它们挂上门前。

    她还好吧?

    我心下有些不安,伸手去扣门。

    斑驳的门环发出涩涩的声音,我捏着门环叩了几次,忍不住开始拍门。

    “太婆婆、太婆婆,你还好吧?”我嚷嚷了几声。

    沐挽辰站在我身后,有他在,我胆子就比较肥,嚷嚷的声音在这荒村里传出很远。

    我也不怕惊动什么怪异狂邪,四周虽然阴晦,却没有不长眼的东西过来招惹我们。

    要么就是之前被吓坏了,要么就是忌惮沐挽辰和狐妖的气息。

    “太婆婆!你还在吗?我踹门了呀?”我有些心急砸门环,要是再不应门,我就破门了啊。

    “你动作小点儿。”沐挽辰叹口气:“总忘了自己有身孕是吗?”

    他走上来捏着我的手腕,将我往他身后扯了扯。

    “可是里面没动静啊!”我甩开他的手,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听。

    冥冥杳杳,仿佛有些虚无的风声和回声,却没听到什么清楚的响动。

    “破门吧?这墙头还是挺高的……”我看了一眼高耸的青砖围墙,我挺着一个肚子,想翻墙而入有些不现实。

    沐挽辰瞪了我一眼:“门这种东西可以随便破坏吗?”

    我瘪瘪嘴,可能对警察叔叔来说,破门就是必修课,但是对阴阳圈子里的人来说,门这种东西可不单单是一扇两扇木板。

    门,是一件宅子最重要的进出“气口”,不管阳宅的生气、还是阴宅的死气,都需要一扇门来作为隔挡。

    施法布阵的时候,大门也是作为一个重要的方位,随意破门恐怕会破坏某些“隔挡”和阵法。

    “我先进去吧,不知道门后是否施法布阵,这里本来就是被阴气包围的地方,如果处置不当,恐怕会坏了这里的平衡。”沐挽辰说道。

    “……可我在外面会害怕啊,没你在,我哪敢在这里嚷嚷?”我老实说道。

    沐挽辰目光柔和的望着我笑了笑:“别怕,一眨眼我就出来接你……你闭上眼再睁开,我就来了。”

    嗯?他哄我吧?

    我闭上眼说道:“呐,我要睁开了啊,你要是不在就是唬我……”

    面前的人没了声响,我忙睁开眼睛,他已经不见了,我只看到一扇法门收拢时的微弱荧光。

    当然不可能一瞬间他就勘查完毕,我记得院子里有重重法阵支撑,他这个法门还不知道开在宅子里哪个方位呢。

    “沐沐,你站过来点儿,我有点慌。”我对拖着行李箱的狐妖说道。

    现世中气场不同,狐妖身形稍微小了点儿,但给我做做屏障还是没问题的,它将行李箱丢在石阶下,走到我旁边坐在地上。

    小黄皮子们有些怕它,躲在门口的小石狮子夹缝中偷偷看着我们。

    空气中似乎漾起一丝波澜。

    我头皮一炸,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灰蒙蒙的雾气中抬起了头?

    一丝血腥味从远处漾开。

    远处……我看了看死寂的荒山孤村,咽了口唾沫。

    “要不,我们去看——”我对狐妖开口道。

    沐挽辰低沉的声音响起:“看什么看?小祖宗,你不是说自己会害怕?”

    我赶紧住了嘴,好奇心是其一,不甘心坐以待毙、装作没看到是其二,这种环境下,一丝一毫的异常恐怕都会掀起腥风血雨啊。

    他轻轻的叹了一声,握住我的手腕道:“你啊,就是不安于室。”

    “跟我进来吧,我找到了不会破坏法阵的落点。”

    ——

    有些小仙女没有关注微博,我在这里再通知一下:巫蛊我在存稿,准备一次放出,省得慢慢更新拖着大家时间和精力,给追文的小仙女们带来不便,实在于心有愧,我会尽量一次放出到完结。

    另:因为网站人事变动,我常年的编辑换了,所以冥王和巫王的系列文也会换网站连载,小仙女们不要充值太多,以免造成损失。

    感谢鼓励和关心的小仙女,我只是在闭关拼命存稿,谢谢你们的留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