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子时到了背阴山,我没看见月痕的人影,正想走,一转身,猛然撞进了他怀中。

    他挑眉戏谑道:“犯不着这么投怀送抱,一颗避子药而已……”

    我一阵无语:“少废话,你怎么知道我要这个?”

    他微微俯身凑近我:“没有什么瞒得过我的眼,何况我也不想你再怀上他的孩子。”

    我没说话,不想他再提我们拜堂的事儿,孤男寡女的,也尴尬,总觉得心虚,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老鬼的事儿……

    他这回意外的没有再调戏我,直接把东西给我了,完了转身就走:“这是最后一次帮你。”

    我下意识的问道:“你要离开地府了吗?”

    他脚步微微顿了顿,没有言语,很快不见了踪影。

    回去之后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为什么要说那么莫名其妙的话?以他的性格,不会白白帮我,可这次的确是……

    第二天我去他住处找他,其实心里也有挣扎,我知道什么事该避嫌,何况现在老鬼不在。

    到了门口,我敲了半天门没人应,本想离开,鬼使神差的又伸手推开了门。一股强大的魔气扑面而来,我心头一颤:“月……月痕?”

    “嘶……”

    如野兽喉咙发出的嘶鸣从不远处的床榻传来,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眼前的一幕让我呆若木鸡。

    月痕身上出现了暗红色的魔纹,几乎遍布了全身,他衣衫凌乱,像是被什么东西抓得破烂不堪,上半身几乎都裸露在了外面,魔纹和暗红色的鳞片清晰可见。

    我咽了口唾沫:“你……你怎么了?”

    他侧过脸看着我,猩红的瞳孔骤然收缩,露出了肃杀之气。我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他猛地朝我扑了过来,力道之大,直接将我压在了身下。我吓得大叫:“你清醒点!看清楚我是谁!月痕!你到底怎么了?!”

    他仿佛听不见我在说什么,埋首在我颈间,我觉得脖子一疼,感觉整块肉都要被撕下来了,温热的鲜血顺着脖颈流到了地面,我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月痕……你放开我……我快死了……”

    他抬手看着我邪魅的笑:“娘子……为夫怎舍得你死?你还欠为夫一个洞房花烛夜呢……”

    我暗道不好,他这是入魔了,跟疯了没啥区别,心里的邪念被放大了无数倍,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随后他将我拎起丢到了床上,随着衣服被撕裂开的声音,我有些绝望:“这可是在地府!冥帝不是有帮你祛除魔气吗?为什么还会这样?!你清醒点!”

    他闻声不为所动,依旧撕扯着我的衣服,还好我穿得厚,不过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门突然被猛地推开,老鬼跨进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月痕压在我身上,当时老鬼脸上的表情让我永生难忘……那种纠结……愤怒……我从未见过。

    月痕感受到了威胁,将我拎起搂在了怀中:“黎珏,她是我的妻,如今的你,能耐我何?你不过是个废人罢了。”

    说着他还邪笑着伸出舌尖舔了舔我的耳垂,我咬唇挣扎,他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指甲似要刺破皮肤。

    我双手护着险些走光的胸口看着老鬼说道:“他入魔了……快去找冥帝和冥后……先别……管我……”

    老鬼没动,唤出了他的宝剑指向了月痕:“过去留你性命就是个错,我的女人,你休想染指!”

    月痕狂笑:“怎的?想杀我?也要看看你现在有没有这个能耐,还是你想被我打得奄奄一息之后亲眼看见我与她恩爱?”

    老鬼神色一凛提剑而上,月痕带着我身形敏捷的腾飞到了空中,房梁被破了一个大洞,老鬼飞身追了出来,很快有阴差闻声赶了过来,看见这一幕,他们都不知如何是好,毕竟两个都是冥帝的儿子,他们谁也不敢得罪。

    我现在说不出话来,脖子火辣辣的疼,连呼吸都不顺畅。

    月痕跟老鬼各据房檐一角对峙,我感觉到月痕掐着我脖子的手松懈了一些,他恢复正常的嗓音有些微弱:“杀了我……”

    我心头一颤,他也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吧?他现在也在痛苦的挣扎……

    可只是一瞬间,他又变成了魔头:“呵呵……我是不会死的,我要毁了这阴间……杀死冥后,她怎么让我母亲含恨而终的,我就让她怎么痛苦的死去……最好的法子……就是杀了你,黎珏,再毁了她苦心经营的南殿!”

    “月痕!你胆子不小,竟然做出此等伤风败俗之事,魔就是魔,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让你活下来!更不会答应让你留在阴间!”

    闻讯而来的冥后满脸怒容,我知道这下不好收场了,即便现在月痕恢复正常冥后也不会放过他了……

    冥后当初也肯定是看在冥帝的面子上才答应月痕留下的,可月痕始终是她心头刺,等于留了个仇人在身边。

    老鬼突然闪身上前,一剑刺向了月痕。月痕抬手抵挡,手臂上出现了一层坚固的结界,老鬼的剑刺不穿,剑和结界碰撞之下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我被震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好一阵儿什么都听不清。

    冥后也开始发难,一起对付月痕,我夹在中间无疑是拖累,让他们束手束脚的。冥后对付月痕的时候不慎伤到了我,我左手手臂一阵剧痛,但忍着没吭声,怕老鬼对冥后有意见。

    冥后自己当然也察觉到了,但是她没停手,估计只要我没性命垂危,她就不可能收手。

    入魔后的月痕再加上我这个‘挡箭牌’,竟然能在老鬼和冥后的夹击下游刃有余,哪怕他并没有刻意拿我做挡箭牌……

    月痕突然不再躲避攻击,只是在身体周围布下了一层闪着红光的结界,冥后和老鬼的攻击打在结界上就好像被吞噬了一样,毫无反应。因为离得近,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结界正在变强,我暗道不好,但也已经来不及。

    月痕把结界上承受的攻击都反弹了出去,周围的房屋都瞬间倒塌,老鬼被震开,飞出去很远才将剑插在建筑物上稳住了身形,嘴角溢出了鲜血来,冥后也猝不及防被震得吐出了一口鲜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