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他离开我的唇时,我的嘴唇已经有些红肿了,他的大掌在我胸口流连忘返,力道时不时的变重,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压抑,最初以为是他是禁欲系,他都不知道他动情的时候有多迷人……

    即便隐忍得厉害,他在进入我身体的时候还是格外小心,动作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这样他难受我更难受,不得已在腹部布下了一层结界护住孩子:“老鬼……”

    他懂我的意思,再也不抑制欲望,在我身体里疯狂的驰骋起来。

    “嗯……”

    一声低吼之后,我们喘息着相拥在一起,恍如隔世,这不是梦,经历了那么多,我们终于好好的在一起了,没人能拆散我们,竟然有些心酸得想落泪……

    他见我这幅样子眼底里掠过了一抹惊慌:“怎么了?弄疼你了?!”

    我摇头:“没有,就是觉得好不容易……你是世间绝品,要得到你好难啊,生生死死分分合合的,我也算没白付出……”

    他捏了捏我的脸颊:“别想那么多了,至少现在,是最好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早上醒来的时候又跟老鬼温存了许久才起床。

    去外面散步的时候无意中听见了欢声笑语,循声望去,是瑾儿跟一个男人在谈笑,而那个男人,是我没见过的。远远一眼便可看出那个男人的不凡,黑发如墨,月白色的长袍上似有金纹点缀,头束金色帝冠,我心头一颤,那莫不是新上任的天君?!

    跟老鬼对视一眼,朝那边走了过去。

    瑾儿看见我们之后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消失不见,她眼底里闪过了一抹慌乱,还有些小心翼翼……

    近看这新上任的天君长得果然玉树临风,让人惊艳的是那双桃花眼,看起来眼底始终含笑,也有种亲和力。怪不得能让瑾儿小小年纪就倾心,换做任何一个女人,也没办法对这天君视若无睹。

    “想必这就是南殿阎君和王妃吧?初次见面,还望本君没有叨唠到。”

    天君说话甚是客气,我笑了笑没随意说话,怕得罪人,毕竟不了解这个天君的性子,也不熟。

    老鬼微微点头:“前阵子闭关,没去天府,想必天君也多少了解一些。”

    天君笑了笑说道:“本君听闻过,无碍,如今出关了便好。今日本君是特意来找冥帝下棋的,听闻……冥帝痛失爱子,近日消沉了许多,本君觉得,来探望探望也是比较好的。”

    我有些诧异,这天君是不知道月痕入魔,还是不知道我女儿是圣灵主?按理说这些现在天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竟然一点儿都没在意?

    我一个凡人跟老鬼结合他也没像前任天君一样干涉,更是第三胎都在肚子里了他也没多问一句,为什么从前别人忌惮的东西这个天君完全不在意呢?

    他表现得太亲和我反而有些不安,就怕是笑面虎……

    “王妃可是在想为何本君没有针对你们?”

    我吓了一跳,他该不会对我用了读心术吧?

    我还没说话,他解释道:“本君没用读心术,只是猜的,因为本君相信你们所有人都在疑惑这点。”

    末了他又笑道:“其实不必疑惑,本君做这个天君也只是一时兴起,想尝尝这高处不胜寒的滋味,前任天君都没能更改结果,那便是你们该有的宿命,本君不会干涉。只要天下没因你们而乱,那又如何?管别人说什么?”

    我松了口气:“天君果然是明君,我等也自不会负你心意。”

    天君展开手中折扇笑道:“那本君去找冥帝了,有空去天府走走吧。”

    天君一走瑾儿也跟着走,我故意用严肃的语气唤道:“瑾儿。”

    瑾儿停下了脚步回头幽怨的望着我,我笑了,朝她眨了眨眼,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她展开了笑颜,一蹦一跳的跟着天君走了,末了我问老鬼:“瑾儿怕是留不住咯……看这样子早早的就要嫁人。”

    老鬼淡淡的说道:“天各有命,若真这样,我也不拦着。”

    我有些担心:“天君嘴上说着不为难我们,可瑾儿毕竟是圣灵主,一代天君跟圣灵主结合,恐怕会遭人非议,那些个天府的神仙可不是吃素的,瑾儿以后的路不好走了。”

    老鬼倒是淡定:“那是她自己选择的,再艰难也怨不得别人。”

    一路走到白芳那里,我自然要进去找她玩儿,老鬼屁颠的跟着我,我跟白芳说话的时候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坐在旁边听,就跑到一边去转路了,东瞅瞅西瞅瞅的,估计以前也没怎么关注过秂住的地方。

    老鬼在这里,白芳说话也不敢像平时那样肆无忌惮,秂的元神更加稳定了些,总有一天会醒来,到时候白芳就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不久之后听说怜儿也怀孕了,寮东莱特别宝贝她,怜儿从前在自己家里也被宠得像个小公主,现在寮东莱也把她当女儿在宠。倒是鲜少见到宁和黑白无常了,他们总是很忙碌的样子,成天在外,偶尔一次在阎王殿见到宁,我笑问他什么时候成家娶妻,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我来地府是做事的,可不是为了成家。若真有那么一天,就得对对方负责,给不了对方安稳的生活,就别去祸害。何况……我心中已有人,只是永远都没可能罢了。”

    宁一直都是我觉得最看不透的那个人,性子冷清安静,他背后的故事没人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也没人知道,简直就是谜一样的男人,我倒是很好奇是谁走进了他心里,不过这个答案,恐怕没办法揭晓了。

    我生孩子那天,地府下了雨。

    可奇怪的是,原本阴沉沉的天空好像被净化了一样,变得明亮了不少。

    老鬼本来在阎王殿,听说我要生了,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从我开始疼痛到孩子降生,他都一直在我身边。这回冥后没说什么男人进产房不吉利的话,孩子生下来洗干净之后,她还是第一个抱的人。

    好像我生下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听说忘川河里的鱼都纷纷跃出了水面,像是在欢庆,地狱里那些恶灵通通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所净化,更神奇的是,老鬼说有一股力量灌入了他身体里,他的伤势几乎在一瞬间痊愈了。鲛皇也好起来了,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秂的元神提前修复,只差肉身了。

    这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伴随着我第三个孩子的出生,世界好像都变得美好了起来。地府向来死气沉沉,却在那一天开满了鲜花,满地绿草。

    让泞云失望了,我没能给他生下妹妹,是个弟弟,但是我总觉得这个孩子不属于尘世,好怕他有一天会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