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来这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第二天我让老鬼把瑾儿关在了房里,我替她去赴了约。天君看到我的时候,他用唇形问我:“她呢?”

    我只是看着她,沉着脸不说话。

    他眼底里掠过了一抹神伤,微微垂下头,他嘴里在说,对不起。

    看着他转身离去,背影有些萧瑟,我倒要看看他会怎么做。其实看见他跟瑾儿面对面坐在这里像孩子似的默默相守,我就已经明白了,他跟瑾儿走得近,并不是因为知道我怀的是泽天大帝,他的目的很纯粹,只是瑾儿。

    一个只因为一时兴起做天帝的人,他没有背负着苍生,我倒是很喜欢他的性子,因为喜欢才去做,他的心,是自由的。

    等我回去看瑾儿的时候,她已经在结界里遍体鳞伤。为了冲破结界,她用尽了一切办法。

    看见我的时候,她眼里的愤怒,但是没有恨。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我瞥了她一眼:“我替你去见了天君,他今后不会再来了,你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去见他。”

    她生平第一次在我面前真真切切的留下了眼泪:“我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喜欢的人……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么?如果是这样,我宁可做个孤儿,你让我觉得……有亲人的感觉还不如没有的时候。”

    她的话刺痛了我的心脏,我闭眼转过了身去:“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除非你能说服我,否则别想踏出这里半步,就算你死在里面,魂飞魄散,我也不会放你出来。”

    她说道:“我想见到他,只要跟他在一起,我就会觉得快乐,发自内心的快乐,所有的不开心都会烟消云散。他开心我就开心,我觉得这就是爱。”

    我问道:“那他呢?他的想法是否又跟你一样?你了解他心中所想么?他活了起码几千岁,而你,才在这世上不过十年有余,你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吗?你知道一个经历过几千年世事的男人心里装着什么吗?他可否有过别的女人,现在心里是否还惦记着,这些你都清楚吗?他能不能陪伴你一生,你能保证吗?你们相处也有段时间了,他的过去是不是全都告诉你了?你足够了解他吗?”

    我的一连串问题她答不上来,一个都答不上来。她根本不知道天君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这个男人能不能放弃天君的位置陪伴她走过一生,连他的过去,她都不知道。

    过了片刻我又说道:“没错,你能确定你对他是喜欢,甚至是爱,你能确定你对他始终如一,能不离不弃一世,可你没有得到他的答案,现在说这些还为之过早。我是你娘,得对你负责,要是你以后过得不好,颠肺流离,我不心疼么?每一段感情不一定要经历轰轰烈烈才迎来安宁,我不希望你走太多弯路而已。就算你最后觉得自己瞎了眼爱错了人,我也还是会接纳你,让你回到身边,安慰你,疼惜你,可我也会心疼,心疼你受了委屈。”

    她瘫坐在地上哭着喃喃说道:“可现在你也不能否定他……因为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就会辜负我啊……我喜欢他,就算知道前面是火海,我也还是想去走一遭……没到最后,我不会死心……”

    她这性子跟我一样,我就是凭着这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劲儿才跟老鬼走到最后的。

    我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你杀过神仙啊,你曾经做过的事……杀过的人……注定他是身家清白的天神,而你不是,你们如果要在一起,经历的磨难不比我跟你父王少,要是你们之中有谁的心不够坚定,那最后苦的,只会是你。”

    她手捂着脸抽泣着:“我……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杀人……不该连神仙都杀,我宁愿没有魂魄……我知道这些没有办法弥补,我懂……我配不上他……”

    她竟然会因为后悔过去的所作所为,我打开结界摸了摸她的头发:“没有配不配得上,只有愿不愿意,看他选王权,还是选你。”

    她抬眼看我,泪眼婆娑:“所以你是在试探他?”

    我没正面回答她这个问题:“我始终相信只要心里坚持就可以,如果放弃,只能说明他不够坚定,你也没必要倔下去。相信我,只要他现在敢跟你在一起,那些个神仙一定会造反,想方设法杀了你,整个南殿又会陷入危机。如果他不是天君,那些神仙就管不着。”

    她皱眉:“那下一任天君上任之后要是还针对我呢?我是圣灵主的身份……永远都洗不掉的……”

    我笑:“你父王可不是吃素的。”

    ……

    之后的几天我都有偷偷派人去结界那里守着,看看天君有没有再来。瑾儿我没再关着,但她也听话了,没有我行我素。让我奇怪的是,天君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再来,我一直不敢告诉瑾儿,怕她受打击。

    就在我以为天君放弃了的时候,他再次出现了,这次他一袭白衣胜雪,手里还是拿着一把折扇,发束白玉冠,那双桃花眼里似洋溢着笑意。

    看见我之后,他用扇子敲了敲结界,我当然有特权打开结界。

    “王妃,在下心系瑾儿姑娘,花费几天时间,辞去天君身份,特来提亲,劳烦王妃帮在下问问,若她心中无他人,在下愿带她远走高飞,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许她一世无忧。”

    我看着他说道:“我家闺女心里有人了。”

    他微微一怔:“此话当真?”

    我没好气的说道:“对啊,难不成我还骗你?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女儿,就好像我养了一盆奇珍,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开了花,结果就快被人连花盆一起端走了。”

    他沉默了片刻微微点头朝我施了一礼:“抱歉,在下不知瑾儿姑娘已经心系别家公子,那希望在下没有叨扰,就此告辞,不用向她提及在下来过的事……”

    说完他转身要走,我问道:“为她不做天君,现在后悔么?”

    他脚步停下,回头朝我一笑:“我做过的事,从来没有后悔过。”

    我忍着眼泪笑了:“你怎么就不问问她心里的是谁?”

    他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是谁又如何?只要那人能让她快乐……”

    我双手环抱在胸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第一次见面就当着诸神的面揪了人家头发,年纪轻轻什么都不懂,跟我要死要活的,非要见那个人。我怕她遭罪啊,因为她是圣灵主,以前还犯了错,杀了好多人……人家是天君,他们不般配,可我也没有办法……我就在赌你还会不会来,你要是不来,还有我疼她,我也不怕,你来了她当然是最高兴的那个,不过我可不高兴,你抢了我儿子,又要抢走我女儿,我心里可恨你……”

    他眼里的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认真:“多谢王妃成全,不管她过去如何,现在和将来,在下定不辜负。”

    我转身:“跟我来吧,她想见你肯定都想疯了。”

    他跟了上来:“她这几日过得怎样?”

    我有些心疼:“浑身是伤,非要撞破结界去找你,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总算没白让她等这么一遭。话说回来,她长得不算倾国倾城,你倒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怎么就看上她了?”

    他嘴角很自然的扬起了一抹微笑:“我就喜欢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何况喜欢一个人,与外貌无关。”

    ……

    送走瑾儿的那天我表现得一点儿都不在意,甚至嘴上说着送都不想送。等她走远,我才泪奔,在这之前我警告过我那准女婿,要是敢在她没到十八岁之前碰她,我死都不会放过他。

    瑾儿走了好远突然回头朝我招了招手:“娘亲,我会回来看你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

    我咆哮:“滚滚滚!反正你也不喜欢呆在这里,净给我添堵,早点走我还清净!你要是不开心了……就回来……娘给你做主……”

    老鬼将我搂进了怀中,即便什么也没说,我知道他在安慰我。

    一旁的泞云低声说道:“娘……别哭了……”

    我转过头看他,他浑身一颤:“我定不会早早成家,你就放心吧!”

    冥后插话道:“我看着那小子不错,为了瑾儿天君都不做了,就怕再来个天君针对她,本宫想想就心烦得紧……”

    冥帝转身离开:“心烦你就去做那天君,反正能跟你交手的人也没几个。”

    冥后没好气的说道:“本宫才懒得去掺和。”

    我眼巴巴的看着老鬼,他无奈的说道:“别看我,我也不想,做个阎王已经够让人心烦了,不管新任天君是谁,只要他敢,我定不放过。”

    (好了,番外都写完了,就等这两天新书开篇审核完毕发布出来了,我这张是半夜写的,就看编辑啥时候审核出来给你们看了,现在新制度每一章节发上去都要编辑放出来你们才能看,估计以后每天更新都要在白天了。30号白天要去给朋友帮忙,朋友开了个大排档,开业当天很忙,我得去凑个人数,估计会帮倒忙……期待新书吧,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