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羊水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羊水破了

    临近生产的前几天安夏之接到一个电话,声称这里是精神病因,这里有一个病人是安夏之的朋友,安夏之以为是诈骗电话,没有理会直接挂断了电话,佘津游在一旁听到了电话里的话,危险的眯了眯眼眸,随后皱紧了眉头,伊亚楠,我差点就忘了你还精神病院里呢。

    哄着安夏之午睡之后,佘津游开车去了伊亚楠所在的精神病院,伊亚楠被关在一个病房里,房门紧紧锁着,伊亚楠背对着门坐在一把椅子上,眼睛盯着上了防盗窗的窗户外。

    医生看着病房里的伊亚楠,开口对佘津游说道。

    “她的情绪一直都不稳定,总是大喊自己没病,药也不好好吃,每次吃药都是我们强行灌下去的,原本给她安排过几次双人病房,可是她每一次都会把病人打个半死,经过了几次之后我们就把她放在了单独的病房,她每天一到半夜就会哭喊道一个人的名字。”

    佘津游皱了下眉头问道,“喊谁的名字?”

    “喊安夏之,总是大喊着安夏之贱人,我要杀了你这类残暴的话。”

    佘津游听到医生这么说,冷笑一声,捏紧了拳头,让医生打开病房的门,径直走到了伊亚楠的面前。

    伊亚楠以为是给自己打针的医生没有理会,随后看到佘津游身上黑色的西装这才抬起了头,满脸喜悦的拉住佘津游的胳膊开口说道。

    “津游,你终于来看我了?我没病,我真的没病,你带我出去,我们结婚,我给你生孩子好不好?”

    佘津游冷笑出声,捏紧伊亚楠的下巴,阴狠开口。

    “和你结婚?你怎么对你自己这么有自信?我怎么可能娶你这个杀人凶手?生孩子?你觉得你配吗?”

    “不是的津游,你相信我,我没有杀人,是安夏之,全都是安夏之做的,是安夏之这个贱人诬陷给我的,我没”

    伊亚楠话还没说完,就被佘津游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伊亚楠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盯着佘津游。

    “津游,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爱你啊,我爱你了这么多年你也是知道的,都是安夏之破坏了我们,不然现在在你身边的人一定是我,你是被安夏之蒙蔽住了双眼,我才是最爱你的人啊,津游。”

    佘津游满眼怒火,一把掐住伊亚楠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

    “你爱我所以你就能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害死思思,又要伤害夏之,我不杀你,留你这条命是因为夏之怀孕了,我的手上也不想沾上你那肮脏的血迹!放心,这里好吃好喝我也会让医生好好招待你的,余生我会让你在这间精神病院过完的。”

    说完松开伊亚楠脖子上的双手走出她的病房,看着医生锁好病房的门,这才转身离开这间精神病院回到了家。

    伊亚楠看着佘津游对自己这般无情,呐喊出声,“我恨你,佘津游,安夏之,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等我出去我一定要杀了你安夏之,我会抢走你现在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孩子!!!”

    佘津游回到家的时候下人们告诉佘津游,安夏之去了墓地,林管家跟着她呢,佘津游点点头,随后开车去了安思思的墓地,安夏之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每隔两三天就得去安思思或者岳父岳母的墓前呆上一会,最近快生了,安夏之走路不方便,所以快一个月没有去墓地上,想到安夏之的大肚子,佘津游踩紧了油门,赶紧去找安夏之。

    赶到墓地的时候安夏之刚好准备离开,安夏之穿着十分宽松的孕妇裙,双脚因为浮肿只能穿着佘津游的拖鞋,看到佘津游之后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急忙快步走到佘津游的身边,抱紧他的胳膊。

    “怎么不等我回来让我陪你来?”

    “你太累了,还得忙公司的事情,还得照顾我,不想让你分心。”

    安夏之说着用脑袋蹭着佘津游的胳膊,贴心的开口道。

    佘津游没有在说话,搂着安夏之小心翼翼的下着台阶,走到车前,抚着安夏之坐进车里,随后离开了墓地。

    晚上睡觉的时候佘津游紧紧抱住背对着自己的安夏之,略带担忧的语气说道。

    “我有点怕。”

    安夏之知道他说的怕是因为什么,下手抚在佘津游的手臂上,轻轻的摩挲着。

    “不要怕,又不是你生,你搞得我都很紧张了好不好。”

    佘津游没有在回话,只是更加紧紧的抱住安夏之,安夏之也知道他的担心,轻轻的开口说道。

    “没事的,我都不怕了,到时候实在不行了就让医生给我打麻药,再说了你请的那个专家都说我没事了,你就不要担心了啊,睡吧。”

    安夏之刚刚睡着就被肚子传来的阵痛痛醒,急忙叫醒佘津游,“津游,津游?我肚子好疼啊,你赶紧送我去医院”

    佘津游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安夏之这样说,立马从床上起来,抱起安夏之就往楼下去,林管家听到楼梯上传来的声音,也赶紧起床查看情况,看到佘津游抱着满头大汗的安夏之,急忙跑到院子里打开了车门,开车载着佘津游一同去往医院。

    安夏之被肚子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疼的冷汗直冒,忽然感觉双腿间有什么液体露出,急忙对佘津游说,“不行了,我的羊水已经破了。”

    佘津游听到安夏之这样说吓得脸色发青,急忙让林叔开快一些,到医院的时候自己安排好的医生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候了,车刚停稳,佘津游就赶紧打开车门,抱着安夏之放在了病床上,急忙开口问医生。

    “预产期不是大后天吗?怎么现在羊水就破了?”

    “预产期只是个大概时间,我们现在赶紧为她接生,没事的,你在这儿门口等一下。”

    “我能进去吗?”

    佘津游害怕向前一次那样,安夏之进了手术室就出不来了,急忙问道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让护士带着佘津游去换好无菌衣服才带着他进了手术室。

    安夏之在手术台上疼的满头大汗,不停的惨叫,叫的佘津游整颗心都揪在一起,上前握住安夏之的手,帮她擦拭着额头的汗珠,在她耳边不停的说着鼓励她的话。

    安夏之已经被这种钻心的疼痛感疼晕了过去,佘津游急忙对着医生喊道赶紧,“我妻子晕倒了,你赶紧过来看看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