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456,禁果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转头看了看韩少意,他倒是淡定,脸上不见丝毫紧张。

    她捅了捅他:“你紧不紧张?”

    韩少意跟她并肩站在看台的石阶上,望着远处忙忙碌碌的同学,闻言只是勾了勾唇角。

    他在部队里跟一群成年人比赛都好几回了,比赛会紧张的状态早已经过去。

    这种小打小闹,他有什么可紧张的?

    只是想到这里,他的心开始有点发沉。父亲已经在给他联系军校,再过几个月,他就要跟她分开了。

    他侧目看着她,有点舍不得挪眼。

    瞧了她好半晌才说到:“比赛赢了不是都有奖励吗?要是我赢了,你有没有奖励给我?”

    林晚在石阶上坐下来,歪着头打量着他,冲他粲然一笑:“要是你赢了,我就……”

    她本想说“亲你一下”,可是话到嘴边又顿住了。

    亲一下,好像没有什么诱惑力。

    今天的比赛说着好像是玩笑话,可真要输了,他在一中的一世英名可就要全毁了。从此沦为大家的笑柄,不止现在,将来说不定会被历届传为笑谈。

    他那么骄傲,如果输了,肯定会成为他的心结。

    不管他出于年少轻狂,还是为了向她证明自己,她都不想他输。

    她希望他永远这样光芒四射、意气风发。

    所以,她比他自己更渴望他能赢。

    也是忽然间,脑子里就蹿过了这个念头。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为了下半身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如果用这个作为奖励,肯定能激励他。

    清晨的风很凉,吹在脸上,忽然烫了起来。

    林晚向四周瞧了瞧,没人。她的脸色更加淡然起来。

    石阶的缝隙里长了根狗尾巴草,她随手摘了在手里把玩着,非常镇定的说到:

    “要是你赢了,我就……”

    指甲折断了草杆子,一下子戳进了掌心,痛得脸上火辣辣的。她一鼓作气说完:“我就跟你、跟你偷吃禁果……”

    本来她也只是想弄句空话激励他,结果韩少意惊讶的看了她一眼问到:“禁果是什么?”

    林晚耳朵一红,不敢置信的看向他:“你……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

    她还没说完,就听到韩少意笑出了声,压低了声音戏谑的问到:“你怎么这么色?”

    林晚听着他灿烂的笑声,羞得脸红到了耳后根,恨得伸手锤他:“我、我不也是想激励你?!你不要倒打一耙!”

    韩少意抓住她的手,憋着笑,正经的说到:

    “虽然我守身如玉,贞操观念很强。不过,反正我的身体将来也是要给你的,早点给你也没关系。你要是想,比赛完就给你。”

    林晚被他调侃的无地自容,甩开他气到:“你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她也待不下去了,遮着脸赶紧跑回了教室。

    韩少意头一次没有她的监督和逼迫,在操场乖乖训练。

    直到早自习结束,吃早餐时间。他才回来。

    林晚想到他今天要比赛,也没跟他一般见识,当做早上的事情没有发生,从抽屉里拿出饭盒。

    这是她昨天晚上炖的海参汤,今天带了两盅过来,准备早上给他喝一盅,中午再给他喝一盅。

    这个海参是极其大补的,一定能让他体力充沛,在体力上就能超越其他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