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正的领袖 【第二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暄暄居然在转眼之间就从我的身上将息壤战甲给剥夺了过去,覆盖在她的双手上。然后双掌按在了我的胸膛上,一下把我给击飞了……

    在倒飞出去的半空中,我的心中一阵疑惑,完全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很快就又涌起了一阵凄凉的感觉。或许暄暄……一直便对我隐瞒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等我从空中掉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之后,才停止了下来。这时候狗爷已经来到了我身旁,一把将我给扶了起来,跟我一起看着前方对面的暄暄。

    此时此刻,暄暄身上的息壤战甲已经飞快地覆盖满了她的全部身体,只有一张绝美的脸还露在外面。其他地方,都是漆黑狰狞的坚硬铠甲。

    我完全无法想象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事实,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暄暄:“暄暄……你,你怎么会……”

    暄暄漠然地看着我,良久之后才似乎叹了一口气说道:“傅岳,你是一个好人。我也是真心喜欢你的。可是……我的身份,让我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使命。”

    到了这个时候,我就算是白痴也知道了暄暄的身份。很明显,她是姬氏本宗的族人。而且还应该是那种身份地位极高的那种。这种身份地位,让她即使喜欢我,也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氏族。所以在这一刻,被她放弃的人是我,她选择了自己的部族。

    只是一转念之间,我就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虽然我也觉得她选的没有错,但是当这个事情是直接发生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心脏仿佛是被一只大手给狠狠地捏紧了,捏成一团,好像快要碎裂掉一样的疼痛。

    我深呼吸了一口,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情尽量平复一些,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正常地开口说话了。

    “暄暄……所以,你是想要进行阴长生未完的阴谋么?他已经死了,他那一脉的姬氏本宗也大多死了。你或许可以……”我规劝到。其实我是希望暄暄能够弃暗投明,既然阴长生已经死了,其他姬氏本宗的人也大多么有幸存,她为什么不可以放弃自己曾经的身份呢?

    没想到听到这儿,暄暄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些狠戾的光芒:“你们杀了我的亲族,还想让我放弃么?要知道……我,可是阴长生是亲生女儿!”

    什么?!!

    暄暄此话一出,不但是我,就连我旁边一直站着显得很是冷静的狗爷也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暄暄的话。这个时候,正从其他方向,缓缓赶过来已经精疲力尽的其他众人,也恰好听到这句话,也是惊讶无比。

    我简直不敢相信,暄暄,居然会是阴长生的亲生女儿!这,这怎么可能?阴长生是两千多年前西汉时期的人,难道说暄暄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么?是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老妖怪?这绝不可能!

    没有任何生命能够如此的存活这么漫长的时间。可是都到了这个时候,暄暄也完全没有欺骗我们的必要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心中敏锐地觉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朝着那借助着息壤战甲的力量正在缓缓朝着半空腾空而起的暄暄喊道(她现在体内有我大部分的血脉因此能够驱动息壤战甲):“既然如此……那暄暄,你为什么和我们玄鸟一族的苏妲己长得如此相像呢?”

    听到我这句话,我明显地看到暄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惊讶和疑惑。很明显她自己是并不值得自己和苏妲己长得非常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不过很快那惊讶和疑惑也消失了,只剩下一脸的冷漠,缓缓越升越高。

    此时此刻,我和狗爷的力量刚才已经在面对阴长生那家伙的时候消耗干净了。狗爷将全部的力量都给了我用来击杀阴长生。而我不但击杀了阴长生之后,还消耗了我自身的大部分血液和能量来救重伤的暄暄。现在想来,应该是种了她的圈套了。但这个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已经在这激烈无比的大战之中精疲力尽了,虚弱不堪。身穿息壤战甲又吞噬了我大部分血液的暄暄,已经是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最强大的人了。

    没有人……能够战胜她了!

    她缓缓升高,清冷的声音从上方洒落了下来:“而且……我的父亲,并没有真正的死去。他还活着。两千多年之前,在将我封入神棺之中沉眠的之前,他就通过周易结合自身力量进行了一次推算。知道自己的计划有一个必死之局,而这个破局的人,就是我。现在,果然如此。我要用属于你们玄鸟一族自身的力量,复活我的父亲,阴长生……而我,才是玄鸟一族真正的族长,真正的领袖!”

    暄暄的声音显得低沉而神秘,但是那内容却让我们有些不寒而栗,心中惊惧。她……居然想要复活阴长生么?!阴长生没有彻底死去?

    这实在让人不敢相信,刚才那种强度的攻击,居然没有让阴长生死亡么?

    我和狗爷彼此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这又是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毕竟,暄暄也说了,阴长生在两千多年之前就已经通过周易的推演计算能力隐约地预言预感到了自己可能遇到的危险。虽然估计他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肯定已经有了防范措施,从他布下暄暄这颗棋子就看的出来。

    只是我现在有些疑惑的是,暄暄真的如她自己所说,是阴长生的亲生女儿么?她并不知道自己跟玄鸟一族的苏妲己很像啊……这其中,似乎有着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啊。

    我身后不远处的高叔(大偃师)在此时突然出手了,那积蓄着他力量的一击!我看到他身后两只翅膀骤然脱离了下来,然后在金属摩擦的铿锵声中合并成为了一把长约两米的黑色长剑,朝着半空之中悬浮着的暄暄飞射而去。

    但是暄暄没有躲闪,只是对着那飞射而去的黑色大剑伸出了右手。然后一瞬间一个菱形的厚重金属盾牌出现在了她前方。高叔的黑色大剑撞击在息壤母液形成的菱形盾牌上面,咔嚓一声,居然直接断裂了开来,然后从空中掉落下来,砸在了地面上……

    看来就算是大偃师费尽心血打造的万象匣,和那神奇的息壤母液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少的差距的。

    或许因为都是女生,秦玲那丫头显得最是激动。她一边拉着经过长时间战斗而变得有些虚弱的一段,一边指着暄暄喝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枉费傅岳那么喜欢你,枉费我们费尽心思地保护你。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已经算计好了。我们的一步步大多在你的指引和算计之下,好深的心机啊!”

    暄暄听着秦玲的喝骂,我觉察到她脸上也有愧疚和悲伤的神情一闪而过。然后又恢复了冷漠,她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摸出了从自己怀里摸出来一个通体黑色的葫芦形的小瓶子。

    星邈在看到这小瓶子的一瞬间脱口而出惊呼到:“储魂瓶!原来还真的有这东西。传闻之中,这是一些道法高深无比的有道之士通过秘法炼制的法器,能够保存人的一部分魂魄。而不会损伤人原本的三魂七魄。我们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罢了,没想到却是真的。”

    端木冷冷说道:“有道之士?也不过就是一些懂得利用超自然力量的邪法罢了。很可能就是阴长生这妖道发明的。”

    暄暄打开了手中的黑色葫芦形瓶子,一股黑色的浓雾雾气从其中升腾了起来,那雾气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居然变成了一个直径一尺左右的球形,不断的旋转起来,就有其余的黑色雾气从四面八方飘荡了过来,仿佛是被这个黑色球形拉扯着凝聚了起来一般。

    在我骇然的神色之中,没一会儿,居然就形成了一个人形!!!

    这人形凝聚起来,然后在虚空之中显露出了相貌和形体。赫然就是阴长生!!!

    原来……如此!这家伙,果然还没有完全死去。

    刚才他的天魂被我和狗爷集合力量一举击溃,但是由于他吸收了大量的那人形巨怪可怕能力,所以并不会直接彻底散去。现在暄暄用之前阴长生就存放在这储魂瓶之中的部分灵魂为引子,重新将自己凝聚了起来。虽然非常的微弱,虽然已经没有多强大的力量,但是终究是已经复活了过来……

    而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我们都已经精疲力尽,就算加在一块儿。恐怕也比不过身穿息壤战甲的暄暄一个人厉害了。

    气氛一瞬间紧张凝重了起来。

    而且就在此时此刻,四面八方的虚空之中悬浮着的那八十一个通往异世界的古怪虚空通道,也越来越凝实越来越清晰了。仿佛只要愿意,就能够踏入这通道连通着的中华大地上的八十一个巨型古墓、秘境之中,然后去往异世界……

    “哈哈哈!愚蠢的凡人,我阴长生,还活着……我的谋略,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破除的。不过话说刚才那一下攻击,还的确是恐怖。如果不是我早就有所预感,现在恐怕已经真的死去了。当然,这都要归功于我的乖女儿了。到爹身边来。”阴长生一边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一边朝着暄暄挥了挥手,他看着暄暄的表情,倒是显得有些慈祥,的确有些像是一个父亲。

    暄暄听到阴长生的话,便在空中朝着他缓缓飘了过去。眼神之中显出了被父亲认可的欣喜。

    阴长生摸了摸暄暄的头:“乖女儿,你做的很好。不错不错。不过,还有一些事情要麻烦你去做了。爹刚刚复活,还很虚弱。就需要有劳你去将下方那些蝼蚁凡人全部杀掉,用他们的灵魂力量来补充和壮大爹的身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