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八章 终章(下) 【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把暄暄抱得更紧了,仿佛生怕有人把她从我的怀里抢走一般。

    她努力地举起手来,抚摸着我的脸,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很是费劲儿地开口道:“如果……要说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傅大哥你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对不起,之前骗了你很多事情,可这一点,我真的没有骗你。这世上,终究是有一见钟情存在的吧?而且后来在这里和你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你的影子已经完全刻进了我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打算违背父亲的意思了的……傅大哥,你会原谅我么?”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从我的双目中流淌了下来,滴落在暄暄的脸上,手背上。我哽咽着:“我原谅你,我原谅你!暄暄……你不会有事儿的。你放心,我还有血,我还能救活你。我是玄鸟王族,我的血是能够救人的灵丹妙药。你喝我的血,你再多喝一点。我跟你置换……”

    可是暄暄轻轻地摇了摇头:“阴长生终究是我的父亲,他能制造我,也能毁掉我。刚才我已经感觉到了,他不但夺走了你给我的玄鸟王族血脉,还彻底重伤了我的身体和灵魂,恐怕……我没有多长时间了。傅大哥,别费心了。你……想办法,阻止我父亲。他,很疯狂……而我,助桀为虐了。”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到无助和痛苦过。我只是流泪,抱着暄暄不断的流泪,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已经感觉到暄暄的衰弱,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衰弱。我的玄鸟王族血液,根本没有了什么作用。

    “岳哥,用这个!把嫂子的灵魂分离一部分出来,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呢?”星邈的声音在我身边骤然响起。我回过头,就看到他手上拿着一个闪烁着黑色金属光泽的葫芦形的瓶子。居然正是之前暄暄存放阴长生一缕分离魂魄的储魂瓶!

    “我,我该怎么做……”我看着星邈,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星邈看着我,有些担心:“在嫂子死去,灵魂散佚的一瞬间。我会尝试用着瓶子来捕捉,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成功……”

    “好好好!星邈谢谢你,拜托你了。算傅哥求求你了……”我激动地对星邈道谢。

    我怀里气若游丝的暄暄最后看了我一眼,然后双眼猛然绽放出一阵神采,定定地温柔地看向我,仿佛是想要说什么。但是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可是从她的嘴型,我能够看出来,她说的是。我爱你,再见。

    在感受到暄暄身体的生机散去的一刹那,我顾不得也对她说爱她。大喊一声星邈!

    然后便看到星邈在他爷爷、父亲和二叔的帮助下,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对准了暄暄的尸体,口中念念有词。好一阵子之后,他才有些疲惫地睁开了眼睛:“好了岳哥,嫂子的一缕分离魂魄,应该是在这其中了,还请你好好……”

    轰隆隆,轰隆隆!

    就在星邈准备把装有暄暄一缕分离魂魄的瓶子递给我的时候,四周的虚空之中突然想起了一阵剧烈的炸响。仿佛是有闷雷滚过一般。在我们震惊的神色之中,那八十一个虚空通道居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其中通往的各个异世界也仿佛跟着颤抖了起来。

    居然是……这八十一界开始不稳了。在这种不稳定的状态之下,却是最好凝聚为一体的!

    我们必须阻止阴长生!哪怕此刻他身穿息壤战甲,对我们来说极其强大,我也必须上!

    “星邈,暄暄交给你了。你们憋宝人本来也不擅长攻击、战斗,交给我们吧!”说完,我艰难地站起身来,努力地朝着前方狗爷和高叔、鬼兵首领、端木等人的方向跑了过去。

    此时,狗爷转过身来,目光平静地看着我:“小子,既然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处理完了。接下来,就是最后拼命的时刻了。我们刚才已经商量了最后的办法。现在唯一还有一战之力和机会的,就是拥有天命的你了。操纵天命需要消耗生命力,你一个人肯定不够。所以我们决定,集合这里所有还活着的人的生命力,全都给你,让你还能和阴长生一战!”

    狗爷的话铿锵有力,非常坚决,让我心头猛然一震。看着众人坚定目光,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此时此刻却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给他们留下足够的生命力。大不了……我自己拼了,耗尽一切跟阴长生最后拼死一战。

    出来吧,天命!

    我心中默默念叨,仿佛凝聚起全身最后的力量,终于再次让那绿色水晶般的天命从我的身体中钻了出来,化作大量柔韧的绿色水晶树枝,朝着这里还活着的众人而去……

    狗爷,高叔,端木,秦玲,老白,大龙,欧阳,星邈一家三口……

    只要还活着的,便都被那水晶般的天命树枝和我连接了起来。我感觉到一股一股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却坚韧不拔带着强大信念的精神力量,生命力量,顺着天命树枝被吸收了过来,注入了我的身体之中!

    这是,属于这里所有人的,精神的力量,信仰的力量,也是生命的力量!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快速地恢复,仿佛又有了那种自如操纵天命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很好。

    “阴长生!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怒喝一声,居然直接将背后的天命树枝纠结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对绿色水晶羽翼,轻轻一扇,整个人化作一道绿色流光,朝着那上方悬浮着正准备要再次吸收那人形巨怪的阴长生而去。

    此时此刻,我能够感觉到,经过了之前那些战斗,我和天命的契合度更高了。虽然现在碍于我的身体太过虚弱(甚至随时可能崩溃),无法发挥出极强的破坏性力量,但是操纵却是更加的精密了!

    在马上就要飞临阴长生面前之时,我双手虚虚一握,掌心之中钻出的绿色水晶天命立刻在手中成型,变成了两根一米多长的绿色长矛。我直接对准阴长生投掷而出,就仿佛两道绿色的闪电一般直奔阴长生的头颅而去。

    这家伙全身都包裹在坚硬无比的息壤战甲之中,只露出了眼睛在外面。所以我也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一转身,双手直接斜斜交叉在身体前方。居然瞬间就变化成了一堵金属墙壁,那两道绿色的天命树枝射击到上面,发出铿锵的碰撞之音,留下了两个小洞一样的痕迹,但是终究是没有能够完全将其刺穿……

    阴长生嚣张冰冷的笑声从那金属墙壁之后传了过来:“怎么,愚蠢的凡人?这样的神奇之物,本来便不该属于你。你看,我用的如何?”话音刚落,那一堵厚厚的金属墙壁瞬间变化为一杆长枪,不断地收缩伸长收缩伸长,对准我的方向疯狂攻击。

    我在空中不断地腾挪闪移,躲避着他的攻击。同时飞快地朝着阴长生飞行过去。就算我知道息壤战甲坚硬无比,攻守兼备,但是只要我越是靠近他,总是有机会的。毕竟,天命也是变化无穷的神奇之物!而且在我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之下,我也能够阻止阴长生吞噬那人形巨怪的躯体。

    待得我飞行到阴长生的面前,我发出一声怒吼,一根直径一尺左右的巨大绿色水晶天命树枝直接从我的胸膛之中钻了出来,然后瞬间变化为了一个巨大爪子,朝着阴长生一把抓了过去。而阴长生那息壤战甲的胸前也出现了一个统一巨大的黑色金属爪子,也朝着我直接抓了过来。

    两个巨大的爪子在空中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大的冲击波仿佛把空气变成了水波一样扩散出去。然后在咔嚓咔嚓的声音之中,我的绿色水晶天命爪子寸寸碎裂,而阴长生的黑色金属爪子则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缝。不过瞬间重新变化为液态,又完好如初。

    这就是息壤母液的威力!几乎没有办法将其摧毁掉。

    随着我和阴长生的剧烈战斗,四周那悬浮在虚空之中的八十一个空间通道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了,我看到那些空间通道变得越来越大,一个个直径都有数十米了。仿佛一个巨大的缺口,连通向不同的地方,再连接到异世界之中。

    在这些空间通道之中,我还看到了通往妲己古墓的那一条。通过那巨大的缺口,我居然看见了有疑似曹操尸身变化的那七只古怪黑色怪物正在一处墓室之中沉眠,我还看到了那浑身毛发雪白的老狐狸,背着双手,目光透过通道看向了我……

    我还看到了玄鸟遗宫的景象,小花坐在白色的石头座椅上,目光平静地看过了。还有那复活而来的玄鸟遗宫黑色建筑之中的隐形怪物,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此时也站在一个巨大的黑色祭坛上面,看着我……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古墓、秘境之中,我看到了大量奇特的景象……

    我和阴长生从空中打到地面,又从地面飞回了空中。最后,我浑身都开始冒出幽幽的绿光,皮肤底下直接泛出了一层绿色的细末绒毛一样的东西,然后飞快地覆盖了我的身体,变化为绿色水晶一般的东西。然后继续膨胀变大,居然让我整体化身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九尾妖狐的形态!

    就跟曾经在妲己古墓之中看到过的苏妲己的九尾妖狐形态一样。只不过那个时候她变化的巨大九尾妖狐还是木质的,而现在,我利用天命变化的九尾妖狐则仿佛是通体由绿色水晶组成。神奇的是这种绿色水晶还有着柔韧性。

    阴长生也是打出了真火,那息壤蠕动膨胀之下,变化为了一个身高数十米的金属巨人。和我用天命变化的九尾妖狐激烈厮杀。我们的每一次碰撞和攻击,都仿佛将空间撕裂出来一个口子,那细密的黑色裂缝,一条条出现在虚空之中……

    就在此时,我听到一身嘹亮的鸟鸣,然后紧接着一个庞大无比的身影便飞了过来。赫然是那鲲鹏!

    它居然在这个时候过来帮我,一起攻击阴长生。那阴长生却是冷笑不止:“嘿嘿,鲲鹏神鸟。本来也是普通凶禽罢了,如果当初不是我允许你吞噬了少量玄鸟血肉,你能有今天?”

    原来如此!

    我还奇怪这鲲鹏为何一直停留在此处,看来是和阴长生有着某种协议了。一个沧桑的声音通过精神传递在我们脑海之中响起。

    “阴长生,咱们的约定结束了。你让我吞噬玄鸟一团血肉,我也在这里甘愿困了这么久,还让你的英魄吸血那么久。我们扯平了,现在我要除害。”

    于是,我便和鲲鹏一起攻击阴长生。

    三个庞然大物的彼此争斗,让这本来就残破的悬浮陆地更加破败不堪。四周的那些空间通道越来越大,到了最后这个地方就仿佛是一个无数世界和时刻的混乱地带一般。

    “好了,我没有时间再陪你们玩了。游戏结束了。”阴长生的声音显得冷漠,带着一种仿佛高高在上的语气。我看见他整个人操纵着息壤母液化作了一柄足足有三十多米长的黑色巨剑,锋利无比,仿佛轻轻一动,便能够将空间都彻底割裂一般!

    “这息壤的变化,端的是巧妙无穷。此物,早就该属于我族了。死在这息壤仙剑之下,你和这鲲鹏都该瞑目了。”阴长生长啸一声,操纵着这息壤母液化作的三十多米长的黑色金属巨剑,朝着鲲鹏劈砍了过去。

    鲲鹏躲闪不及,被一下切掉了半截翅膀,洒落下金色的血液,伴随着阵阵哀鸣,轰隆一声坠落在地。就坠落在那黑色山岳一般的玄鸟尸体旁边。

    我瞳孔猛然一缩,这息壤巨剑的威力,实在可怕!

    “那么……该你了!”阴长生操纵着这黑色息壤金属巨剑朝我而来。速度极快,仿佛一道巨大的黑色闪电。我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绝望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是……

    就在阴长生化身的黑色巨剑即将看中我化身的九尾妖狐的时候,距离只相隔不到两米左右,却猛然停顿了下来,一动不动,居然好像是再也无法前进分毫。紧接着,阴长生有些惊恐的声音从那息壤巨剑之中传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我的身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不应该啊!”伴随着阴长生凄厉惊恐的叫声。我疑惑无比地看着那巨大的黑色金属巨剑缓缓缩小,最后显出了一个人形,息壤战甲蠕动着,仿佛一团团黑色的血肉附着在阴长生的身上。并且显露出了部分阴长生的身体,居然干枯枯萎,寸寸剧烈!

    那些黑色雾气,也都尽数被这息壤母液给吸收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我也是疑惑无比。但是猛然我就明白过来了怎么回事。联想到我刚刚穿上息壤战甲时候那种感觉,我就明白了。息壤战甲,并不是那么好穿的!

    之所以人在穿上息壤战甲之后会感觉到无比强大的力量,除了息壤战甲本身的威力之外,还有就是当息壤母液和人体贴合之后,会极大的刺激人体的细胞和生命能量。让其发挥出最大的潜力。说白了,就有点类似于超级兴奋剂的作用。而且激发的整个生命能量场的潜力。

    人自然不可能一直处于这种最顶级的生命能量负荷状态,否则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直接崩溃。玄鸟一族王族显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便搭配了天命的使用。天命是一种神奇的存在,能够源源不断地提供生命能量,并且在和人共生的情况下潜移默化地改善人的体质,增强人的力量。并且天命本身也提供了足够的能力给息壤战甲使用。

    简单地来说,息壤战甲就好像是一台先进无比的厉害机器;而天命,则仿佛是驱动这台机器的能源引擎一样!!!

    所以之前我才会感觉到体内的天命和息壤战甲连接为一体的那种奇特感觉。

    阴长生,没有天命源源不断的力量供给。相反,他是在疯狂消耗自身的力量来极大地开发出息壤战甲各种可怕的能力,到了最后,他被吸干了……

    看着痛苦无比,正在慢慢溃散,以及被息壤母液吸收的阴长生。我散去了天命的力量,露出了微笑,然后身体一软,普通一声跪在了地面上,眼前的视线也逐渐地模糊了起来……

    不过我所看到的最后景象,便是阴长生彻底的消散了。以及他带着不甘心、愤怒的吼叫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我……我要炼制仙器,我是神仙啊……”

    在他的凄厉叫声中,我带着微笑,眼前一黑,彻底昏迷了过去……

    我仿佛悬浮在无穷无尽的混沌虚空之中。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混沌。然后有光从虚无之中出现,炸裂,物质逐渐开始成型。我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昏昏沉沉的巨大海洋之中。这海洋之中,有无数的气泡,缓缓地在海水之中漂浮着……

    这些气泡随着海水飘荡,不断地出现,又不断的破裂。不同的气泡,极少有机会碰撞在一起。但是有时候,因为一些意外,不同的气泡也会撞击在一起……而在这海水之中,仿佛还有一些古怪的存在,能够在不同的气泡之中出入,却并不毁坏它们……

    我沉浸在这样奇特的海洋之中,思绪飘忽。

    突然之间,四周的景象全部都消失了。我感觉到了一阵耀眼的白色光芒出现,然后四周都是耀眼光芒,我就仿佛是在光的世界之中。并且,我还听到了有人叫我名字的声音。

    “岳哥,岳哥……哎呀,醒了醒了!端木大哥,龙哥,岳哥好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这一惊一乍的声音我最熟悉不过了,这属于星邈。

    然后接着就有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卧槽星邈,卧槽岳老弟醒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四周都是白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和被子……这应该是在医院病床上了。我努力地撑起一个笑容,看着激动无比的星邈,还有朝着我走了过来的贱贱的大龙和面无表情的端木,以及端木旁边抱着他胳膊的秦玲丫头……

    我努力撑起一个笑容:“大龙,我这么虚弱,你就别草了……”

    听到我这么一说,众人先是一愣,然后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甚至连面无表情的端木,嘴角都微微扬起了一个幅度。

    众人坐在我床边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了足足半个月了!大家都非常的担心,不过好在这是狗爷投资的一家极其高端的私人医院。而且和秦玲那丫头所在的秦氏集团还有着一些合作,因此技术非常先进。再加上我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好,所以楞是将我给救了过来。

    话说当时我在那酆都仙城之中和阴长生大战之后,鲲鹏负伤,不过最后侥幸活了下来,又吞噬了不少玄鸟尸身。

    可惜的是,阿一和欧阳两人,不幸地死在了最后的决战之中。据说是被很多傀儡怪物围攻而死的……

    之后,不知道狗爷和鲲鹏聊了些什么,好像是达成了协议一样。狗爷想办法让它吞噬了全部的玄鸟尸身和那剩下的小半截人形巨怪的尸身,让鲲鹏变得极其强大。然后,借助端木拥有部分玄鸟一族王族血脉的办法,控制息壤母液变化为了一口巨大的金属箱子,狗爷将一切具有不稳定因素的超自然力量存在都装进了那息壤所化的金属箱子之中,让那鲲鹏抓在爪子上,选择了一个通道最大的异空间,飞了进去,去往了另外一个世界……

    鬼兵首领和高叔(大偃师)两人觉得自己也不该属于这个世界,因此两人躲藏在了鲲鹏的羽翼之下,跟着鲲鹏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去到了另外一个,我们完全未知的地方。

    通过这样的方法,狗爷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信念和目标了。或许……唯一留下痕迹的,就是我身体之中的天命了。

    本来狗爷还想想办法将我体内天命也弄出来,交给鲲鹏带走。可是后来发现,我当时已经近乎彻底死亡了。正是因为天命的存在,才勉强吊住了我的性命。如果拿走天命,我肯定就当场死亡了。

    狗爷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我笑着说道:“看来狗爷还不算太狠心嘛,没有用我生命的代价实现自己的目的啊。”

    星邈笑嘻嘻的:“还好还好,狗爷要是敢这么做。我估计我们这些人也不能同意啊,肯定当场就继续跟他火并了。”

    众人这样一番笑闹,看着身边的兄弟,我觉得非常的温馨。只是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暄暄不在了。我的目光看向床头,那儿放着一个黑色金属一样的葫芦瓶子。我知道,肯定是星邈这个家伙放在身边陪伴我的,暄暄,就在那里面……我在等着憋宝人想办法让她复活,虽然,我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等得到……

    但是,只要有机会,我想,我就不惜一切代价!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咳咳的咳嗽声音,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出现在端木等人身后。

    “咳咳,小岳,我想,我们该谈谈,你身体里面那东西该怎么办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狗爷,微微点了点头:“好。”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