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幕之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世界之外(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祈的身上寄宿着怪物。

    那是无定型的异常生物,不可理解、不可探究,其存在本身,就仿佛是恐惧的化身。

    怪物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苏祈早已经不记得了。它盘踞在苏祈的家中、影中。那无可理解的恐怖之物,就这样出现在平静的世界。但是却无人知晓。

    在没有超凡力量的地球,它依然存在着、盘绕着。怪物总是如影随形,附着于苏祈身上。

    在繁华的大街上、在吵闹的校园中、在热闹的餐厅里。但是怪物的存在,却无人知晓。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的怪物,就仿佛是只有苏祈能够看到的幻影一般。

    但怪物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因为怪物是会饿的。

    饿了的怪物,是会吃人的。

    它不会当着苏祈的面吃人,也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手。但是,在离开了苏祈这唯一的观测者之后,它便会将其他的人啃噬殆尽。它会咬碎猎物,敲碎猎物的骨头、吸干猎物的脑髓,一点一点的将猎物彻底的拖入黑暗。

    苏祈没见过它杀死对方的瞬间,但却见过在自己眨眼的瞬间被怪物一口咬掉半个身体的猎物。

    而唯一能够抑制怪物的办法,只有喂饱它。

    “唔……”

    坐在厕所的隔间中,苏祈捂着嘴。

    不然他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黑色的影子缠绕着他,无数粘稠而黑暗的深渊盘绕着他,仿佛要将他拖入地狱。

    无可名状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涌现。

    怪物在吸取他的精气。

    这样的景色,苏祈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

    但至今为止,他依然无法适应。

    并不是习惯的问题。怪物所散发的恐惧,似乎并不是针对身体,而是直入灵魂,这不是所谓的“习惯”和“适应”就能够接受的。这样的恐惧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就仿佛是人需要氧气才能生存一样。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流下,过去了好一会儿,怪物才复归平静,重新回归到了苏祈的影子里面。

    “呼。”

    他放下了颤抖的手,来到了洗面台,用水扑了把脸,然后抬起头,看向了已经有些苍白的脸。

    苏祈的瘦弱,的确是有原因的,但这并非是疾病,而是为了喂饱怪物的代价。既然不能让怪物吃人,那就只能以身饲虎了。

    万幸的是,怪物似乎并不会杀死苏祈,只会吸取他的精气,所以苏祈充其量也就是虚弱一点,并不会死。

    “明明来之前已经喂食过了,是因为穿越的影响,还是因为魔法?魔力?”

    在超膜列车穿越之后,原本被喂饱的怪物便再次出现在了当时的车厢里面,盘踞在了那个名叫洛河的警官身上。

    怪物并不会离开苏祈太远,所以当洛河离开之后,它就回归到了苏祈身边。

    扫码从自动贩售机那里买了瓶苏打水,苏祈坐在了车站广场的长椅上休息,顺便打量着这座巨都。

    地球少有弦都的记载,但是关于弦都的传闻倒是不少。

    这里是魔法世界前哨站。

    在二十年前的某一日,世界的“墙壁”坍塌了,出现在缝隙后面的是无尽的虚空和虚空对面的邻居——提拉诺。

    根据官方的说法,因为宇宙的基本参数不同,所以双方的技术似乎很难兼容,想要前往对面的世界都很麻烦。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墙壁与墙壁之间的虚空。

    在这些虚空之中漂流着许多被称之为“界层”的地方,界层就仿佛是气泡与气泡之间的小气泡,也有人说那是未成形的小宇宙。在这些“界层”之中,似乎所有的技术都能够被良好的兼容。

    界层有大有小,据说有的界层甚至有行星系那么大,有些界层却只有数平方米大小。

    弦都就是位于两个宇宙“正中”的界层,面积达四万平方公里的巨型都市。

    虽说是“魔法世界”的前沿,但苏祈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却是感觉这里更像是一个颇具未来特色的大都会。那一幢幢的高楼大厦,一栋栋高耸入云的楼房,仿佛都在诉说着此处的不凡。

    “并非是地球的科技水平提升,而是魔法扩充了应用物理的界限,让应用物理更快的追上了理论物理的脚步……”

    就如同这个城市的名字一样。“弦都”的称呼也是取自物理学的一个名为“弦理论”的猜想。

    不过,街上偶有来往的牛头人和猫猫头,倒是提醒着苏祈,这里并非是未来世界,而是科技与魔法交融的两个世界的中转站。

    不少和苏祈一样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些奇异的“人”。

    那些“兽人”到似乎习以为常,并不在意这些。

    他们来自提拉诺。

    提拉诺有许多的种族和神奇的魔法,甚至还有神灵与恶魔。而“提拉诺”这个词,则是经过漫长时间的讨论之后才被翻译出来的。提拉诺有无数的国家和语言,提拉诺这个词是借用了名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