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我脱(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怀着满心欢喜过去,姐姐推荐的地方是一个娱乐会所,我进去找到经理,和他说了姐姐的名字。

    “是喻小姐推荐的啊。”经理上下打量着我,笑道:“蛮漂亮的,你去换衣服吧,等下适应一下工作。”

    我立刻跟着一个员工去换衣服,这边是高档娱乐会所,工作服是挺羞耻的兔女郎服装,不过这边并不是什么不正经,只是端菜送酒的时候显得好看而已。

    双手拿着一瓶红酒,我按照经理的指示送去202包厢,才推开门身子却僵住了。

    似乎有什么抓住了我的脚,我移动不了分毫,只是呆呆的望着那群熟悉的朋友,以及最中间的阎以琛。

    “妹,你怎么在这里?”我姐姐非常惊慌的站起身来,不敢置信的指着我,“你怎么穿着那种衣服?”

    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眼泪一下子蓄满眼眶,阎以琛和姐姐身边,全都是我之前玩得特别好的朋友。

    他们为什么会在?

    不,或许我知道原因。

    “姐,你……”

    “就算你没钱,也不要来这种地方啊!”我姐满脸痛心,走过来想要接过我手中的酒,但很快被阎以琛拉了回去。

    阎以琛亲自走过来,满脸狂狷,没有去碰我手中的红酒,而是伸手勾起我的下巴。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我听见阎以琛充满戏谑的声音:“这么急不可待来这边勾引人吗?”

    “我没有!”我立刻推开他,手中红酒不慎落地,“咣”地一声摔碎在地上。

    红色的酒液在地板上流淌,我原来的那些朋友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惊讶的看着我,阎以琛的眸子却更加暗沉了些。

    “对,你不是来勾引人的。”阎以琛竟然赞同了我的话,但紧接着又冷冷说道:“你是出来卖的!”

    阎以琛的语气非常坚定,让我的心撕裂一般痛苦。

    我不是来卖的,我不是……这只是工作,只是工作而已。

    阎以琛伸手揪着我戴在头上的兔耳朵,突然反手一巴掌抽在我脸上,冷道:“卖就要有个态度,别摆出一副谁逼迫了你的样子。”

    我捂着脸退后,我的那些个朋友看着我的眼神非常古怪,甚至有些流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我不是。”我连忙解释:“是我姐给我介绍的工作,是我姐……”

    “啪——”

    我脸上又是一痛,阎以琛显得怒不可遏,指着我恶狠狠说道:“我告诉你喻惢,你喜欢来卖我不管,别在可欣身上泼脏水!”

    “惢惢,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姐姐也哭了起来,眼圈通红整个人摇摇欲坠。

    我呆呆望着这一幕,突然感觉很可笑,我以为那么呵护我的姐姐,原来只是想陷害我吗?

    现在好了,在我所有的朋友面前,我身败名裂,我一文不值,我成了出来卖的女人。

    怎么就这么狠呢?

    阎以琛和我结婚姐姐肯定很生气,可我毕竟是她的妹妹,而且只要她想我可以立刻离婚。

    阎家,并不是我想待下去的。

    但是她根本不听我说。

    我看着姐姐哭成泪人,自己却根本流不出泪来,明明心里边那么委屈,眼泪却似乎已经干涸。

    或者是因为,这里没有值得我去哭的人。

    我转身要逃走,却被阎以琛一把扯了回来。

    “放开我!”

    “你想去哪啊?你不是出来卖的吗?那就给我有点职业道德!”阎以琛恶狠狠说着,突然一把撕开我的衣服。

    我连忙捂住裸露的左肩膀,却因为阎以琛用力的扯动身子不稳跌在地上,刚刚打碎的红酒瓶碎片扎在我身上,胳膊立刻涌出血来。

    我疼得吸口凉气,小心翼翼想从地上起来,却又被阎以琛摁在地上,玻璃碎片锋利的刺入我的手臂,疼得我喊出声来。

    “怎么这样的声音?你叫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我抬起头,正对上阎以琛满是戏弄的眼神,对方就好像是猫捉老鼠一般,在众人面前不紧不慢的玩弄着我的自尊。

    “怎么了怎么了?”经理推门进来,嘴里焦急地询问。

    我立刻看向经理,不顾胳膊上的疼痛问他:“经理,你和我姐姐认识是不是?是不是她推荐我过来的?”

    有经理在就好,他能够为我作证的。

    “你姐姐谁啊?”经理却突然问了句。

    我一怔,经理在说什么?他明明知道的。

    “不是你自己来应聘的吗?”经理很是意外的看着我,“还说让我们加钱,你什么都肯干,不过我们这里是正规会所,我没有答应你。”

    “经理,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明明就在血口喷人。

    “经理不同意,你来求我啊。”阎以琛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来啊,脱衣服,我给你加钱,你不就是想要钱吗?”

    “我不是,我没有。”我无力的辩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