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你多少钱(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柒夜的眼神很不敢置信,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却并不想改变。

    住在柒夜的会所,意味着我从此以后将会上夜班。

    虽然会所并不做情色交易,但是晚上的客人比较玩的开,陪酒什么的只是最基本的东西。

    别说柒夜,时间退回几个月,我都不会相信我能说出这样的话。作为喻家二小姐,竟然要去娱乐会所上夜班,这有多讽刺?

    是阎以琛逼我的,我要让他后悔。

    “你真的……”

    “柒夜,拜托你安排了。”我望着柒夜,清晰的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悲伤。我想,我再次伤害了他。

    柒夜不会拒绝我的请求,如同我们交往的时候一样,他总是温柔而贴心。

    我一下子改到夜班,晚上的时候就住在会所,白天也不会离开会所。阎以琛大概想不到我会退房,有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找上我,不过也或许只是对方不想找,而不是找不到。

    在柒夜的会所之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除了因为身孕避讳抽烟喝酒之外,在众多男人之间周旋,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我开始化浓妆,把自己打扮得妖艳而勾人,我想很多人都不会相信,我会是喻家二小姐。

    清丽,纯情,这样的名词渐渐离我远去。

    “惢惢,你快走吧,阎少来了。”新的经理被柒夜嘱咐了特别照顾我,自然也知道阎以琛和我的事情,见势不好立刻来通知我。

    我正坐在镜子前涂抹口红,轻轻抿了抿嘴唇将红色晕染,又涂抹上淡紫色的眼影,黑色的洛丽塔衣裙带着种致命的神秘感。

    “是吗?”半个月时间,我竟然已经能对这个名字无动于衷。我甚至有些感激阎以琛,感激他让我变成这个样子,再也不依赖任何男人。

    男人,或许更应该成为女人手中的玩物。

    “我去看看。”我回头对着经理展颜一笑,看着他突然呆滞的神情,心情一下子大好,但心脏的某一处地方,却依旧在隐隐作痛。

    我进门的时候,阎以琛身边正围着两个这段时间已经混熟的姐妹,令人觉得讽刺的是,那同样是一对双胞胎。

    “阎少对双胞胎情有独钟啊。”我走进去,转身闭合房门,提着裙子缓缓走到对方身边。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表情,但是阎以琛的表情很难看,他似乎想不到我会变成这副模样。

    “你果然在这里。”半晌,阎以琛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怎么?最近生意很好?”

    “承您吉言,我最近行情的确很好。”我没有反驳,缓缓落座在阎以琛身边。

    “我好像没有点你。”

    阎以琛的声音冷若冰霜,我却在心中觉得可笑,我原来到底为什么害怕这个男人?又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他根本不值得。

    “既然这样,那我离开?”我的手指轻轻搭在桌子上,黑色的指甲油反射着通明灯火。

    我听见阎以琛的呼吸粗重了一些,突然觉得可笑,他是生气了呢?还是动心了?

    “你们两个出去。”阎以琛示意那对姐妹花离开。

    我没有动作,等到两人出去闭合房门,阎以琛突然一把扣住我的手腕,用力一扯反手将我摁在沙发上。

    “喻惢,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阎以琛语气嘲讽:“我以为你最多是个贱人,但现在看来,我是小看你了。”

    “我是不是比你想象的更贱?”我倒在沙发上,望着阎以琛愤怒的眼神,语气没有一丝情绪:“让别人知道你阎以琛的老婆出来卖,阎以琛,你会很出名的。”

    阎以琛眼神愈发冰冷,我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着笑着,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却涌出眼泪,我奋力挣扎开对方的手,重新坐好身子偏开视线。

    “我还以为你长本事了,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一点长进。”看到我哭泣,阎以琛的语气愈发刻薄。

    “我是不是有长进,似乎都和你无关。”

    “我是你男人!”阎以琛怒声喝斥,声音似乎是从喉咙里面直接吼出来的。

    男人?我觉得很可笑。

    新婚之夜那样对我,在生日宴上那样羞辱我,甚至污蔑我怀的孩子是野种。

    男人?阎以琛做的那些事情,有哪件事像是一个丈夫该做的?

    “你不是我男人,你是我姐的男人。”自从喻可欣上次陷害我,我对那个“好”姐姐,已经再无半点情分。

    “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阎以琛并没有否认,再次抓住我的手腕,硬拉着我起身:“和我回家。”

    我立刻挣扎起来,“放开我,我不回去,那不是我的家!”

    “我不会让你在外面继续丢人!”阎以琛力气加大,我只感觉我的手腕都要被对方捏断。

    “来人,来人啊!”我突然大声喊道。

    阎以琛似乎没料到我有这一手,外面保安冲进来的时候,他的动作明显一僵,接着眼神死死盯着我,暗色的眸子中沉着满满的威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