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又被算计(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在医院住了两天,之后就被阎以琛带回在H市的房子。

    房子很大,里面却没有请佣人也没有过多摆设,空落落的白天只剩我一个人。

    晚上的时候阎以琛会回来,然后对我进行身体心灵上的双重摧残,我想我应该感谢他,感谢他没有再醉酒。

    其实,温柔下的一声“可欣”,才是对我最大的打击。

    我没有再想逃走,我的肚子已经越来越大,就算跑能跑到哪里去?

    阎以琛一向雷打不动的晚上九点回来,今天却一直没有回来,我最初忍住没联系他,但眼看已经快十二点,再也忍不住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对面传来十分糟杂的声音,还有阎以琛的喘息声,我听着心中一跳,有种立刻要挂电话的冲动。

    “来……立刻来零点,立刻过来。”我听到阎以琛喘息着说出这句话,声音很不对劲儿。

    “你怎么了?”我故作冷漠:“我凭什么过去?”

    但是对方却根本没回答,电话直接被挂断,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却已经关机。

    是手机没电了吗?还是真的出事了?

    我心烦意乱, 最终还是起身决定去看看,深夜十分路上出租并不多,我在冷风中边走边等,走出几百米的时候才算打到车。

    我不应该去在意他的死活,他将我折磨这么惨,又不肯放开我,阎以琛若是出事,我反而是得到解脱。

    但是……

    只要想到对方可能会出事,我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那种根深蒂固的爱意,根本不是一段时间的折磨就可以磨灭的。

    零点是一个酒吧,阎以琛会在这边我并不惊讶,他这几天经常来这种地方,虽然没有喝醉但每天身上都是酒味儿。

    我在逃避他,他呢?他是不是也在躲着我?

    我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但是很快又觉得可笑,阎以琛躲我做什么?他喜欢将我折腾的死去活来,享受着报复的快感,他根本不可能躲我,他只是喜欢来这里玩。

    我在酒吧里面寻找着阎以琛的身影,但周围全是人,让我有些眼花缭乱。

    我再次拿出手机,想要试试能不能打通电话,身子突然就被一个人抱住。

    “放开我!”我吓了一跳,连忙挣扎起来。

    “是我。”阎以琛粗重的喘息声在我身后响起,接着低沉说道:“别动。”

    我身子一僵,不再动作。

    半晌后,我才察觉情况有点不对,扭头看向阎以琛, 就看到对方满脸通红,额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

    阎以琛的领口微微敞着,给人一种特别的欲感,眼神时而凌厉,但大多数时候是迷蒙的。

    被下药了?

    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这和阎以琛第一次占有我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突然有点害怕,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阎以琛,不是我……不是我给他下药。

    真的不是我!

    我想要退后,我惊慌失措,我甚至忘了之前我根本不在,阎以琛也清楚不可能是我。

    此时的我大脑一片空白,连连退后却又被阎以琛拉回去,对方的身体越来越热,却依旧强忍着没有撕扯我的衣服。

    “带我离开这里。”阎以琛还留有几分理智,这里是酒吧,这么多人面前他不可能对我做什么。

    我现在六神无主,只能照着他说的去做,搀扶着他走到外面,找到他的车子准备开车带他回家。

    阎以琛的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肩膀,咬牙切齿似乎在强忍着什么,我望着他痛苦的模样,心中愈发恐惧。

    半晌,他似乎终于重新控制住自己,将手从我身上移开冷冷说道:“开车。”

    我连忙发动车子,以一种不同寻常的速度朝家里驶去,阎以琛在此时打开车窗,任由冷风吹进来,似乎这样能让他的神智暂时清醒。

    回家之后,我以为阎以琛会直接将我推倒,也已经做好被他粗暴对待的准备,对方却朝着浴室跌跌撞撞跑去,不多久里面便传来哗哗水声。

    我僵硬的站在浴室门外,透过磨砂玻璃望着里面模糊不清的人影,心情变得无比复杂。

    他宁愿冲凉也不愿碰我吗?

    这不可能是因为孩子,而是因为对我本能的厌恶吧。

    因为是被下药,所以对方反而不愿碰我,这是我和他噩梦的开始,不但我在害怕,就连阎以琛也在恐惧。

    我坐在沙发上等待他出来,水声却一直没停,渐渐的我困倦睡了过去,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阎以琛已经离开,我有些呆滞的看着身上的毛毯,非常不敢置信。

    阎以琛真的转性了?还是说,他觉得对我的折磨已经足够,打算放掉我了?

    我心情复杂的将毛毯叠好,起身找来面包片简单吃些东西,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号码,我迟疑了下接通,就听里面传来我姐哭泣的声音:“惢惢!”

    我心中一阵反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