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生日(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监视器在哪里?

    我立刻在房间里面环视起来,我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任何秘密的小白鼠。

    “别找了,你找不到的。”阎以琛语气冷淡,问我:“你在担心什么?”

    “我不喜欢被人监视!”我大喊。

    “如果你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阎以琛反问,他的语气非常生硬。

    “这不是光明正大,这是监视,没有人会喜欢被人监视。”我据理力争:“你立刻将监视器弄掉!”

    阎以琛却根本不理会我,嗤笑一声似乎就要离开。

    “你去哪?”我连忙喊住他:“阎以琛,你还打算离开?”

    “这里我待着恶心,有恶心的人我待不下去。”阎以琛语气充满厌恶。

    我气得浑身颤抖,也不只是气得,还是因为失落与无措。

    恶心,阎以琛觉得我恶心?

    “和我上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我挑衅他,无论如何,就算是惹怒他也好,我不希望阎以琛离开。

    阎以琛这次却没有生气,也根本没有理会我,迈步就要继续离开。

    “阎以琛,你出去是不是去找喻可欣!”我大喊。

    我以为提到我姐姐,阎以琛就会气愤的回来,却不料对方只是轻笑一声。

    “喻惢,你很了解我。”

    听到这话,我的心中立刻刺痛,他真的要去找喻可欣。

    “过几天可欣生日,我会陪着她。”阎以琛回头,脸上满是奚落:“我会给她一个难忘的生日宴。”

    我顿时手足皆冷,这一瞬间连话都说不出来,直到对方离去再也看不到才颓然坐到床上。

    我姐姐生日?那何尝不是我生日呢。

    阎以琛非要这样吗?始终用伤害我的方式来取乐。

    我没有再尝试出去,在房间里面哭了一整天,安敏也没有来打扰我,只是将饭菜放到我房间就立刻离开。

    次日清晨,我起了一个大早,没有离开家只是在院子里面活动。

    我摘了最新鲜的野花,微笑着放到花瓶里面,安敏一直在旁边监视我。

    我想她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突然间这样愉快,其实,我伤心才是真的对不起自己。

    阎以琛不是喜欢监视吗?

    他想要看我伤心难过,我偏偏要开心给他看。

    更何况,我为什么要为那样的男人作贱自己?既然阎以琛对我不好,我也没必要在意他的想法。

    爱喜欢谁喜欢谁,喜欢喻可欣就去追吧,生日我一个人过挺好的!

    “安敏,过来一起看电视吧。”我坐在沙发上,笑着朝安敏打招呼。

    安敏的神情非常古怪,前一周我都没有怎么理会她,突然对她的关心她自然会无法理解。

    “不用了。”安敏摇摇头,十分警惕的看着我,说:“我不会让你出去的。”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我没有要出去。

    阎以琛安排这么厉害的女人看着我,就肯定不会让我轻易跑出去,我也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去置气。

    “安敏,一直都是你买菜吗?”我前一周过得浑浑噩噩,都没有注意到那些,印象中安敏好像一直都在,没有出去过。

    “阎先生吩咐了人送过来。”安敏坦然回答。

    “这样啊,那你告诉老板,下次送些水果和干果。”我歪头看着安敏,问:“应该没问题吧?”

    “可以。”安敏始终很冷淡。

    我看着安敏,她似乎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不是阎以琛那种因为不爽我才表现出的冰冷,她的冷淡不含感情。

    “女人当保镖是不是很困难?”我和安敏聊着,准确来说是我一个人聊,安敏很少回答我:“我听说训练很辛苦,你是哪一家安保公司的?”

    安敏果然没有回答,在一旁笔直的站着,一头短发英姿飒爽。

    安敏这种女人,在有钱人眼中或许不算什么,但却是我小时候十分向往羡艳的。

    女大侠,高冷霸气有本事,小时候看电视剧,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类女人。

    或许是心思放开了,我越看安敏越觉得顺眼, 说话也越来越没有芥蒂。

    “阎以琛让你看着我的时候,和你说了什么?”我半躺在沙发上,把自己窝成舒适的姿势:“他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事情?”

    我看到安敏看我一眼,明显欲言又止,立刻知道肯定说了什么。

    “说说吧,阎以琛不会怪你的,你说出的话要是让我不高兴,他甚至会很开心。”我自嘲一笑,阎以琛就是那样的人。

    “阎先生要我一定看好你,不让你身边出现任何人,尤其是男人。”安敏淡淡说道。

    虽然只是几句话,但很明显能够让人产生遐想,这也就难怪安敏最初眼底会有厌恶。

    但是,此时的安敏似乎已经调整好情绪,眼底的厌恶已经消失,而是显出几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