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章 继续打(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突然,勒着我的力道一松,我整个人跌在地上,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大口喘息着。

    我还没有喘过气来,身子突然被人抱住,然后我便被摁在床上。

    我狼狈的看着那个差点勒死我又在关键时刻放手的男人,突然间就没了抵抗的念头,闭合双眸,予取予求。

    正在我身上亲吻的阎以琛也突然停住,我等了很久对方都没有下一步动作,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睛。

    “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想上你?”阎以琛看到我睁眼,冷冷斥道。

    我没有说话,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

    “你这样的烂货,我才不会想上你。”阎以琛说完从我身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推门出去。

    我在床上发怔很久,这才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着地上对方手上流出的鲜血,突然一阵心悸。

    我不担心他,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我反复告诉自己,眼睛却始终无法立刻那摊血迹,突然发疯一样冲进卫生间,拿出毛巾趴在地上用力擦拭起来。

    阎以琛是个恶心的人,他才是恶心的人,没有人会喜欢他的!

    我一边擦拭一边在心中告诫自己,也不知道擦了多久,直到有人将我扶起来,我才发现地上已经没有任何血迹了。

    “安敏。”我看着安敏,似乎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突然用力抱紧了她。

    安敏没有说话,她只是一下又一下拍打着我的后背,用这种方式安慰我。

    “安敏,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出去了。”我哭着说道:“对不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到底是因为对不起安敏,还是这次出去之后对不起我自己。

    安敏没有怪我,但我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明明安敏是被阎以琛安排看着我的,我却是真心将她当成朋友,或许……是太孤独了。

    阎以琛半个月没有回家,我已经习惯对方一直不在家的日子,也没有任何不适应。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不受控制的想到他。

    我觉得我一定是太恨他了,才会一直想到他,不然还能是怎样?

    当我再次见到阎以琛的时候,对方刚从外地出差回来,风尘仆仆。

    到家之后,阎以琛便进入浴室,在里面冲了个澡换身衣服,这才重新下楼。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强行让自己不去看他,但他的脚步声还是停在我身后。

    “可欣进入我公司了,现在是我的秘书。”我听见阎以琛在我身后说道。

    为什么和我说这个?耀武扬威吗?

    我觉得对方很没必要,我本来就知道他们恩爱,现在一对奸夫淫妇在公司里边,简直就是行走的两个禽兽。

    “你嫁过来的时候,我爸将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做聘礼。”阎以琛的声音很冷淡:“过几天我拟一份合同,你转让给可欣吧。”

    我立刻站起身来,冷着脸拒绝:“我不。”

    “你这么贪恋那点股份?”阎以琛很不屑的看着我。

    “我可以不贪恋,你只要和我离婚,我可以还给你。”我之前都忘记自己还有阎氏集团股份,这下好了,用这点股份交换我的自由,我觉得很值。

    “离婚?”阎以琛却冷笑一声,看着我的眼神十分冷漠:“你想得美。”

    “那你就别想拿到股份。”我不好过,自然也不会让他们两个好过。

    “行,那你就抱着股份过一辈子吧。”阎以琛也没有威逼,只是随口说道:“我会将自己的股份转给可欣,百分之十。”

    我攥紧拳头,鼻子突然一酸。

    百分之十,是阎以琛给我做聘礼的二倍,就这百分之五还是阎父做主给我的。

    阎以琛是要用这个打我的脸吗?他成功了。

    我在他的眼中,始终不值一提。

    今天他能够向我索要股份,能够转让给喻可欣股份,过几天他就能够带着我姐登堂入室。

    不……不对,他们早就已经登堂入室。

    而我,毫无办法。

    我紧咬着下嘴唇,看着阎以琛眼中的戏谑,突然心神一松,也跟着笑道:“好啊,那我就抱着股份过一辈子。”

    阎以琛这么想看我的笑话,我怎么可能给他看?

    “过段时间,我就把股份送给别人,白送给别人!”我故意提高音量给他听,“反正只要不给你,我高兴得很。”

    “这么高兴,你是要给谁?”阎以琛语气冷下来:“让我猜猜,是柒夜对不对?”

    这个混蛋,怎么总牵连柒夜?

    我冷哼一声,直勾勾的盯着他说道:“或许,只是随便出门送给遇到的乞丐呢,又或者送给你的对头公司。”

    我看着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心情突然就愉悦起来。

    “如果送给你的死对头……我想想,你们阎氏集团在S市竞争对手很多啊。”我故意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挑衅的看着他,“你猜,你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