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阎以琛失踪(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会暴跳如雷吗?我很期待。

    但是,阎以琛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暴怒,只是平静的下楼直视着我。

    突然,阎以琛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抽在我脸上。

    “阎先生!”我听见安敏的惊呼。

    “闭嘴,你只是个保镖,是我请来的保镖。”阎以琛语气冷冰冰的。

    我抬起头,看到阎以琛正眼神森寒地看着我。

    “怎么?你很不服气吗?”阎以琛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故意将我的头扳向安敏,语气嘲弄:“看到没有?她会帮你吗?”

    我狼狈的看着安敏,安敏却只是默默偏开头,不敢帮忙。

    “你以为有人撑腰了是不是?”阎以琛语气鄙夷:“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有人喜欢,更没有人会帮你,我一句话你就可以什么都没有。”

    我的下巴被对方捏着没法说话, 阎以琛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我只觉得下巴都要被对方捏碎掉。

    终于,他松开手,却是不轻不重的一脚踹在我腹部,我的肚子顿时一阵剧痛,浑身冷汗。

    我疼的在地上站不起来,阎以琛这是想将孩子打掉吗?

    我下意识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又摸了摸自己下面,还好没有血涌出来。

    “阎先生,喻小姐怀了孩子。”安敏忍不住为我说话。

    “给我滚开,别忘了是谁付钱给你!”阎以琛怒斥对方,然后揪住我的头发,一把又将我提了起来。

    我歪着头,有气无力的看着他。

    “好玩吗?你和我作对,你想过后果吗?”阎以琛的眼底深处是浓浓的不屑,他从来都没将我当回事。

    我的反抗,大概只是这个人游戏过程中更大的趣味罢了。

    阎以琛松开手,我便无力跌在地上,因为腹部的疼痛,连移动一下手指似乎都非常费劲儿。

    眼前的黑色皮靴缓缓离开,安敏立刻将我搀扶起来,红着眼睛看着我。

    “对不起,喻小姐。”我听见安敏朝我道歉。

    我摇摇头,没说什么。

    我不怪安敏,但同样也明白,以后就算再遇到同样的事情,安敏一样不会帮我。

    安敏始终是阎以琛花钱雇佣的人,根本不可能一心一意帮助我,我依旧只能够靠自己。

    “安敏,我有些不舒服,你可以送我去医院吗?”我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

    我见安敏有些犹豫,急声说道:“我真的不舒服, 我肚子不舒服,求你了。”

    安敏终于下定决心,点点头喊车带我去医院。

    到医院里面经过检查,孩子暂时没事,医生依旧叮嘱我保持平和的心情、不要剧烈运动,我一一应下,心下无比黯然。

    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安敏,我想在外面走走。”离开医院的时候,我轻声和安敏说道。

    安敏更加犹豫,阎以琛给她的命令,是绝对不允许我外出,刚刚送我来医院,已经违背了阎以琛的命令。

    我看着安敏,再次加了一把力:“我暂时不想回去,我只想在外面散散心,你可以看着我,好吗?”

    我说着留下眼泪,安敏刚刚打过我,又没有能阻拦阎以琛对我施暴,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她一定对之前的事情非常愧疚。

    这个时候,我的要求最容易被满足。

    果然,安敏迟疑片刻,还是点点头,说道:“好吧,喻小姐,我陪你在外面走走。”

    我点点头,心中松了口气。

    有了第一次,就一定还有第二次。

    迟早有一天,我会完全征服安敏。

    钱?阎以琛的确可以用钱买到安敏的服从,但是我也不是当初的我了,现在的我并不是全无反抗之力。

    我们在外面散心有个半小时,我便主动提出要回去,担心阎以琛会责罚她。

    我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太急,欲速则不达,还是需要慢慢来。

    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和安敏提过出去的事情,我需要让对方放松警惕,才能更好的收买她的心。

    再一次出去的时候,是我提出要做个孕检,有了上次的破例,这一次安敏答应的更快。

    而回来的时候,我再次提出要在外面散散心,安敏虽然依旧犹豫,但还是没有拒绝。

    而第三次让安敏同意我出去,我只用了散心做借口,对方便跟着我在家附近散步。

    一来二去,我很清楚,之后我想出来会非常简单。阎以琛想让我当个囚犯,可惜他不会成功,因为他找来的人并没有他那样恶毒。

    这段时间除了出来散步,我还找到了安装在卧室的针孔摄像头,小小的一个监控设备,就在墙角位置,如果不仔细找真的发现不了。

    我将摄像头拿下来扔进马桶冲入下水道,阎以琛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着监控,总之没有任何反应。

    我的肚子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有六个月,我也很少出去散步,只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