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再次见面(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阎以琛也盯着我,墨色的眸子中是化不开的冰冷。

    我回过神来,伸手摸摸脸,问他:“为什么打我?”

    “你自己干的好事,你自己清楚!”阎以琛语气很不善。

    我做了什么?难道是让柒夜帮忙找他的事情,被阎以琛察觉了?

    可是紧接着, 阎以琛便再次说道:“你胆子够大,竟然敢羞辱可欣。”

    我一怔,我可以结束寻求柒夜帮助被打,但是羞辱我姐姐……

    “我对她,应该还算不上羞辱。”我冷冷回答,心中重新冷硬。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她?你这样贱,竟然还有脸喊别人贱人,还有脸说她是小三?”阎以琛再次扬起手,又是狠狠一巴掌抽在我脸上。

    我紧咬下嘴唇没有说话,那些话……那些话我没有说过。

    我以为我姐最多将我说的话告诉阎以琛,没想到她竟然添油加醋,搞得我好像犯了多大的错误一样。

    果然,不愧是我的“好”姐姐,真让人恶心。

    “她一面之词,你信?”我冷冷看着阎以琛,这人的脑袋是被爱情糊住了不成?

    阎以琛嘲讽的看着我,反问:“我不信她,难不成信你?”

    我要比喻可欣可信的多。

    我很想这样说,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反正说出来阎以琛也不会相信。

    好,我骂她是贱人,说她是小三,我不辩解,但……

    “你娶的人是我,现在她就是破坏我们婚姻的第三者,这不对吗?”我挺直胸膛,分寸不让。

    阎以琛一下子笑出来,好像我说的话有多可笑一样。

    “你笑吧,就算你心里不认为她是小三,但是其他人呢?”我没有丝毫尴尬,反而洋洋得意,“是,大家面对你都不敢说什么,但你知道背地里边他们会怎么议论?我始终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再爱她,她也只是个上不来台面的小三。”

    我语气非常笃定,我看着阎以琛愤怒起来,心中满是快意。

    不是不离婚吗?那就让喻可欣做一辈子小三好了。

    “是,我姐不是贱人,你是。”我话锋一转,针对阎以琛道:“如果你不贱,也不会不娶她,我姐哭的那么伤心,你表面上心疼她,其实什么都没为她做。”

    从这方面来说,喻可欣也真是可怜。

    阎以琛为了心中的意难平,竟然娶我不娶我姐姐,看样子,我姐在他的心中也没有多少分量。

    我看到阎以琛紧攥拳头,突然自己拍拍自己的脸,笑道:“来打我,朝这里打,你就算再怎么对我不好,我依旧是你的老婆。”

    阎以琛的老婆是我,不是喻可欣。

    枉她机关算尽,只要阎以琛一天不和我离婚,那我姐就是失败的。

    如果阎以琛真的和我离婚,也正好还我自由,我没有任何亏损。

    所以,阎以琛打算怎么做?

    我死死盯着阎以琛,等待着对方气愤之下和我离婚,但是对方脸色连连变幻,最后竟然还能重归于平静。

    “激将法。”阎以琛嗤笑一声,道:“这对我没用,我永远不会和你离婚,我要你痛苦一辈子。”

    “好啊。”我瞪回去,“喻可欣同样痛苦一辈子。”

    说起来,还是他阎以琛厉害,一下子毁了两个女人的一辈子,以后可真值得吹嘘了。

    阎以琛却不再理会我,转身上楼。

    我在楼下没有上去,安敏在旁边担忧望着我,手机震动了一下传来柒夜的消息。

    柒夜发来一段视频,是阎以琛在一个歌舞厅的视频,身边还有好几个男人,应该是生意场。

    阎以琛没事。

    紧接着,柒夜又发来文字。

    我动动手指回复:谢谢。

    阎以琛当然没事,他精神得很,精神到回来之后就给我一巴掌。

    只是这些,没有必要让柒夜知道。

    阎以琛没有放过我,即便我已经有近七个月身孕,还是被阎以琛在床上折腾来折腾去。

    我有些恶心,但是却无从反抗,只能逆来顺受接受对方的一切。

    阎以琛离开的时候,十分大方的甩给我一叠钞票,我没有生气,反而拿起来朝对方笑道:“谢谢老板。”

    我高兴地看着阎以琛脸色变得铁青,却在对方离开之后黯然神伤。

    我就如同对方养在家里的妓女,给我吃给我穿给我住,却就是不给我爱,还非常喜欢折磨我。

    这样的生活,就算是真正的妓女,恐怕也无法支撑自己过下去,但是我却只能坚持。

    “喻小姐。”安敏敲门进来,将一叠衣服放在我面前,脸色古怪的说道:“阎先生让你穿上这个, 晚上和他参加一个聚会。”

    “我?”我非常意外,阎以琛竟然也会带我去参加聚会?

    然而,我看着那堆衣服,心中的欣喜完全消失不见,变成浓浓的忧郁。

    那是一件柒家会所的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