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不愿离婚(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回家之后,我刚想回房间休息,就听安敏小声喊了我一声。

    “怎么了?”我回头,看到的是安敏少有的局促不安。

    “对不起,喻小姐,因为我的原因让你遇到麻烦了。”安敏十分愧疚的道歉。

    他们做保镖的,是为了帮事主摆脱麻烦,而不是给事主添麻烦,安敏出这样的差错,换别人估计就已经解雇她了。

    但我只是缓缓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轻声说道:“安敏,你不用在意,没关系的。”

    “对不起。”

    我见她还是愧疚,便没有继续上楼,反而和她找着话题:“你之前是给他当保镖的,为什么突然来我这边?”

    安敏听到我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非常屈辱与愤怒,我看着感觉奇怪,相比那个邱少阳肯定对安敏做了什么恶劣的事情。

    “他想让我陪他睡觉,还经常占我便宜,我就和公司反映离开了。”安敏的语气很不好。

    相处这么长时间,我能够看出安敏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也非常自立,遇到那样的事情,说实话没有打邱少阳一顿我觉得都很诧异。

    会离开,这也是理所应当。

    “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看来不是阎以琛强迫她离开来自己这边的。

    “对不起,明明是我的麻烦……”安敏一直在道歉。

    我摇摇头,并不介意。

    一个恶少而已,今天我也并没有受到伤害,而且经过这次的事情,想必邱少阳也不敢乱来。

    说起来,我和邱少阳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和那样的恶少,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交集了。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我与阎以琛的关系依旧不温不火,对方晚上回来总是羞辱我几句便倒头大睡,再也没有碰过我。

    有时候……有时候他并不回来,虽然我没有问过他,但也知道他应该在我姐那边过夜。

    我从来没有指责过,我也没有资格去指责。

    婚姻如果真是一种束缚,那也是对我的束缚,对阎以琛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姐这段时间经常过来看我,但是对方始终不安好心,所以她送给我的东西我都会仔细检查。

    大多数时候,吃的会被我直接丢掉,就算是衣服和化妆品,我都会十分小心。

    不说别的,我姐竟然学习古代妃子的手段,送了我混合麝香的东西,也真是处心积虑了。

    “孩子应该快出生了吧?”我姐始终表现的十分和善,无论是在阎以琛面前,还是自己面对我的时候。

    我点点头,淡淡说道:“还有两个月。”

    “还有两个月啊,你可要小心身体,毕竟两个月的时间,什么意外都有可能。”我姐在一旁“提醒”我。

    这是威胁吗?

    还是在洋洋得意?

    她在告诉我,这两个月她会将孩子害死吗?

    我看向一旁的阎以琛,对方依旧在打电话,说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并没有注意我们这边。

    “我和以琛说了,让他不要总耽误你。”我姐语重心长的说道:“既然他不喜欢你,就早点放你自由。”

    我脸色一变,我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你现在怀孕,他就算已经不怨你了,也不好这时候和你离婚。”我姐依旧朝我笑着,“所以,他打算在你生下孩子后离婚。”

    生下孩子后……离婚。

    我呆呆望着阎以琛,对方的眉头紧锁,似乎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难办的事情。

    他始终专注于工作,根本没有察觉我们这边在说什么。

    会离婚吗?阎以琛就要和我离婚了吗?

    我有些心酸,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这不是我一直期盼着的事情吗?

    可为什么……我不愿意。

    我突然意识到,就算我一直缠着阎以琛让他和我离婚,但是我内心深处是不愿的。

    我不愿意离开他,哪怕如此卑微的接近。

    维持着一纸婚书,没有丝毫感情,我依旧卑微低贱的不想放手。

    正在此时,我姐又和我说道:“我都忘了,这孩子不是你和以琛的,不过我会让他承认的。”

    “什么?”我茫然看着喻可欣,还没有从离婚的阴影中回过神来。

    “以琛会和别人说,不是因为孩子不是他的才离婚,只是因为你们不合适。”我姐在旁边笑着。

    我脸色“唰”一下白了。

    阎以琛想和我离婚,我姐竟然会劝她孩子生下来再离,这是个多大的笑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

    那时候离婚,所有人都会觉得,是因为我出轨阎以琛无法忍耐,这才会毅然决定离婚。

    我姐不但要抢回阎以琛,还要用这样的方式毁了我。

    但是……

    “你知道吧?”我质问喻可欣,目光如炬:“孩子是他的,他和你说过吧?”

    我不相信阎以琛没有和她说过,不然她不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