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 我的脚踩在玻璃上(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敲门进去,顿感头疼。

    房间里面也是一片狼藉,酒瓶杯子碎了一地,邱少阳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机似乎在看电视。

    “你们这里的服务员素质有待提高啊。”邱少阳看都不看我,只冷冷说道:“就两瓶红酒都喝不下去,以后谁给钱?”

    我心中一寒,怪不得那人那么惊恐,邱少阳这是给她灌酒吗?

    这边虽然没有女人卖身,但是如果喝醉了和客人发生点什么,最后也不过是给钱了事。

    有些人很乐意这样做,但也有些人比较洁身自好,遇到故意灌酒的客人自然会惊恐。

    但是我知道,邱少阳给她灌酒,并不是想和她发生点什么,而是想将我逼出来。

    “既然你过来了,那陪我喝几杯?”邱少阳终于看向我,眉毛上挑。

    这一次,我并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拒绝也没用。

    当一个男人冲着一个女人煞费苦心,无论对方的目的是好是坏,女人都很难挣脱。

    我自然可以利用我在柒夜心中的身份,十分任性的拒绝他。但是,这一次混过去,下次呢?

    我总不能一直给柒夜添麻烦。

    我看看包间里面的狼藉,露出一抹微笑说道:“不如,我给您换个包间,这边有些脏乱。”

    “用不着,你嫌弃我?”邱少阳再次不爽的一挑眉。

    我摇摇头,从容说道:“不敢。”

    “那你过来。”邱少阳朝我勾勾手指头。

    我低着头,小心避过地上的碎玻璃朝他走过去。

    “太慢了,你的腿是残废了吗?”邱少阳十分不满的找茬。

    我紧抿嘴唇,没有回应。

    半晌,我脱下自己的鞋子,一步一步朝着邱少阳走去。碎玻璃闪烁着锋锐的光芒,扎在我赤、裸的脚上,钻心得疼。

    “操!”我听见邱少阳低咒一声。

    紧接着,邱少阳快步过来,一把将我抱起来放到沙发上。

    我笑颜如花,躺在沙发上微笑看着邱少阳,指着本来白皙稚嫩此时却满是鲜血的双脚,道:“是啊, 我是残废了,所以慢吞吞的还希望邱少谅解。”

    邱少阳的呼吸一滞,明显被我噎到。

    他似乎没想到我竟然会这样,也没了继续羞辱我的心思,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我松了口气,这才有空看向自己的双脚。

    虽然受伤流血,但我若不这样做,今天肯定无法善了。

    我打电话给经理让他进来,对方进门后看到我的模样几乎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开车送我去医院。

    在医院之中,医生看着我的脚也眉头紧皱,一点一点帮我将碎玻璃用镊子夹出来,我强忍住没有喊出声,脸色却苍白起来。

    门外一晃而过的熟悉身影让我喉咙一滞,那是……以琛?

    紧接着我就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因为阎以琛又转回来,大步走进病房。

    “你怎么在这里?”阎以琛语气冰冷,看到我脚上的伤眼神顿时阴鸷起来:“谁干的?”

    我微敛双眸,低声说道:“这与你无关。”

    然后,我就听见阎以琛的声音粗重起来。

    我抬起头,有些错愕的看着他,他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心疼?

    “你离开我,就为了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阎以琛额上青筋暴起,“喻惢,你是蠢货吗?”

    “是你把我赶出去的。”我喉咙哽动,是阎以琛,是他赶我出去的。

    “赶你出去,总好过死在你手上。”阎以琛似乎在极力隐忍自己的情绪,“你能雇凶杀我,现在还在怪我?”

    医生似乎被阎以琛的话吓了一跳,非常愕然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医生,只和阎以琛争辩:“我没有,我不可能去伤害你!”

    如果想伤害……如果真的想要他的命,那天晚上我就已经掐死他了。

    雇凶?我至于吗?

    “你满嘴谎言,让我怎么相信你?”阎以琛的眼神带着浓浓的不屑,声音也充满讥嘲。

    我突然想到那天车子被撞,对方第一时间护住我的情形,紧咬下嘴唇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或许,那一瞬间,阎以琛真的是担心我的。

    但是,那样的和谐被毁了,被我姐的算计完全摧毁。

    我不知道该如何辩解,或许真的是我们有份无缘,或许我们本来就不该结婚,小时候也不该相遇。

    “以琛,你在哪?”我听到外面我姐在呼喊。

    我微微一怔,阎以琛是陪着我姐来的?还是……我看着他额头的绷带,还是我姐陪他来的?

    但是,都不重要了,他们两个的出双入对已经说明一切。

    “投靠柒夜?看样子,柒夜也嫌弃你是个贱货。”阎以琛冷冷说完,转身出去,我听见他的小声嘟囔:“将自己作贱成这样……”

    后面的话,我就听不清了。

    我没有喊他,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