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9章 他碰过这里吗(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阎总?

    阎以琛!

    抱着孩子的手一僵,我有些不敢置信,他来做什么?

    还没等我思考完,阎以琛已经推开房门,大步朝着我走来。

    我担心伤到孩子,立刻将他放下,朝阎以琛使了个眼色让他和我出去说。

    但是,阎以琛却并没反应,只是冷冷看着我,嘲讽:“你过得倒是惬意!”

    冷言冷语,丝毫没有压低音量。

    或许是阎以琛的声音给人感觉很不好,孩子“哇”一声哭起来,虚弱的就连哭泣都有些断断续续,似乎喘不过气来一般。

    我连忙就要再次抱起孩子,阎以琛却一把抓住我的手,硬扯着我不让我去抱。

    “放开我!”我没有看阎以琛,只是焦急看向孩子。

    孩子小脸煞白,“哇哇”哭个不停,虽然较之普通孩子声音没有那么嘹亮,却更加令人忧心。

    “放开你?让你投入别的男人怀抱吗?”阎以琛恶言恶语:“我倒不知道你有这种本事,竟然还知道勾引人了。”

    “你在说什么?”我以为他是因为昨晚上的事情不高兴。

    昨天晚上,阎以琛那么焦急的追上去,应该费了很大心思才哄好吧?

    明明应该快意的感觉,但细细想来,却总与几分酸涩在其中。

    “你说我在说什么?”阎以琛用力一扯,我身子一晃不小心跌在地上。

    “我不知道,你放开我,孩子在哭!”我几乎哀求。

    但是阎以琛不放手。

    他双眼微眯,眼神中透出一股危险。

    我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只能朝外面大喊:“安敏!安敏!”

    “她不敢进来。”阎以琛打破我的幻想,“你别忘记,她是我的人。”

    我顿时六神无主。

    安敏靠不住,在这里我还能依靠谁?

    经理吗?柒夜吗?

    我心中非常乱,完全找不出可以依靠的人,看着自己的孩子哭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痛苦的也流出泪来。

    终于,有人推门进来,是诺斯医生。

    我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连忙朝医生喊:“医生,拜托你,你看看宝宝怎么样了,拜托你!”

    “放心吧。”诺斯医生朝我点点头,似乎是不愿意掺和我们两个的事情,抱着宝宝走了出去。

    宝宝被人带走,我这才终于松口气。

    但是紧接着,我整个人被阎以琛推倒在地。

    冰冷的地板侵蚀皮肤,让我整个人打了个冷颤,有些惊恐地看着阎以琛。

    阎以琛一把扯开我的衣服,我顿时用双手捂住,就听对方一声嘲讽:“倒是很有本钱。”

    “什……什么?”我有些茫然。

    “很有勾引人的本钱。”阎以琛冷眼看我,用力将我的手挪开,看着我裸、露的身体鄙夷说道:“你也就这点姿色还有点用处,能够将别的男人勾的神魂颠倒。”

    他在说什么?

    我完全不明白阎以琛的意思,他的话对我来说完全是一种侮辱,他在侮辱我!

    “说说,你是怎么让邱少阳帮你的?”阎以琛的声音低沉,似乎是从喉咙中发出的低吼:“帮着别的男人对付自己老公,也亏你想得出来!”

    “我没有!”我突然意识到对方说的是什么,立刻大声否认。

    我没有,我没有让邱少阳对付阎以琛!

    我没有,我没有同意邱少阳任何要求,我没有勾引他!

    我双眼通红,鼻子有些发酸。

    阎以琛就算不相信我爱他,他也不应该这样怀疑我。

    怀疑我和柒夜也就罢了,别人挑唆两句我和邱少阳的关系,他竟然也相信?

    “是不是喻可欣说的?”我立刻追问。

    一定是喻可欣,一定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在造谣!

    “啪——”

    狠狠一巴掌抽在我的脸上,又像是直接抽在我的心底。

    我一怔,刹那清醒。

    我在做什么?竟然因为他相信喻可欣不相信我而伤心?

    他相信喻可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那个恶毒的女人,一向最得他的信任。

    我望着阎以琛,满脸泪水。

    “我警告你,我以后不想听到你污蔑可欣!”阎以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口。

    “我……”我声音颤抖,说不出话来。

    该说什么呢?说我没有污蔑喻可欣?

    不,他是不会相信的。

    自始至终,他相信的始终是喻可欣,对于我不含一丝半毫的信任。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才能让我真正对他死心,真正看清楚我在他心中的地位。

    “靠身体勾引人是不是?你和他做到哪一步了?”阎以琛伸手抚摸我的身体,突然用力一捏。

    “他摸过你这里吗?”

    我胸口一痛,咬牙不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