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章 跪在雨中(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而我,什么都不是。

    在阎以琛的眼中,我只是对方随意玩弄的对象,随时可以丢掉的垃圾。

    我不再说话,任由阎以琛在旁嘲讽,对方似乎也觉得无聊,不多久就重新走回客厅。

    我抬起头,就看到阎以琛似乎在和父亲说着什么,心中不由冷笑,大概又在为姐姐辩解吧。

    贬低我为姐姐辩解,阎以琛不是玩的最溜了吗?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我忍不住蜷缩了一下身子,就看到我姐姐小跑出来。

    “爸,我看天好像要下雨,惢惢穿的不多,你让她进去吧!”喻可欣十分担忧的说道:“而且,就算是被人包养,也不能让她一直跪着啊。”

    我怨恨的看向喻可欣,听起来对方是在为我说话,但却也坐实了我被人包养的传闻。

    果然,父亲一听这话,愤怒的朝着喻可欣吼:“你给我进来,离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远一点!”

    我一怔,继而默然。

    在父亲眼中,我已经成为不三不四的女人。

    妈也在一旁劝着爸,但是看起来收效甚微,我默默垂下头,裸露的手臂上突然一凉,紧接着更多的雨点淅淅沥沥落下来。

    爽秋的雨并不大,落在人身上却是刺骨的冰冷,我的头发渐渐被打湿,有些茫然无措的望着客厅里面的父亲。

    父亲看都不看我,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我这个女儿,或许在他的心中我这个女儿已经死了。

    我没有起身,任由自己双腿跪的发麻,这股寒冷让我忍不住颤抖起来,身子都有些发僵。

    “爸,你快让惢惢进来吧,这样下去她身子会坏掉的,而且她刚刚生下孩子,就算不是以琛的……”

    “让她跪着!”父亲大怒的声音再次冲客厅传出。

    我没有说话,更没有一句辩解,我知道喻可欣是故意的。

    就算父亲之前真的心有不忍,听到喻可欣说孩子不是阎以琛的,也一定会气得硬下心来。

    喻可欣真厉害,将我逼到这种地步,但我还是不愿意起身,我突然想如果自己就这样跪死在这里,父亲会不会觉得错怪我,觉得我是对的。

    我抬起头,脸上已经满是雨水,更多的雨水还在顺着发丝淌下来。

    阎以琛就站在客厅里面,看着我的眼神充满复杂。

    他在想什么?如果我死了,他是不是会相信我一下?

    我突然有些期待,或许我死之后,阎以琛会明白真相,他会追悔莫及痛苦一辈子。

    那可太好了,我心中冷笑,真的很想看看阎以琛痛苦的样子。

    但是,阎以琛似乎比我想象中更加绝情,背过身子开始玩手机,竟然连看都不看我。

    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绝望,不是因为这场雨,也不是因为跪的膝盖发疼,而是因为阎以琛的绝情。

    默默低垂下头,温热的泪水才涌出眼眶,便被冷雨交融,冷冰冰的混合在一起滑落地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昏厥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人开始砸门。

    谁?

    我想回头看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回头的力气。

    “伯父,伯母,对不起,我先带惢惢离开了。”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整个人被抱起,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呆呆望着客厅里面,阎以琛已经放下手机,继续冷冰冰看着我,没有丝毫怜悯。

    浑浑噩噩间,也似乎是被阎以琛的态度打击,我终于撑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难,总之,我不想再看到网上的消息!”

    隐隐约约听到声音,我努力想睁开眼睛, 光明似乎触手可及,却疲惫的无法前往。

    “查查谁在引导话题,雇一些水军,这些事情还需要我告诉你吗?”

    终于,斑驳的光影似乎穿透黑暗直射进来,我睁开眼睛,不太习惯面前的一片白茫茫。

    “等下,以后再说。”对方挂断电话,然后焦急的朝我说道:“惢惢,你终于醒了!”

    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我张了张嘴,声音嘶哑:“柒夜。”

    “你躺好,我去给你倒杯水。”柒夜说着连忙跑开,不多久端着一个杯子过来,还十分贴心的在里面放入一根吸管:“水温正好,你慢慢喝。”

    我喉咙干的厉害,连忙叼住吸管喝了好几口,这才感觉好一些。

    “你放心,网上的照片很快就会清理干净,你回家怎么不和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阎以琛给我打电话,你可能就……”

    后面的话我再也听不进去,只是将注意力放到前面。

    阎以琛?阎以琛给柒夜打电话?

    我想到对方背过身子玩手机的模样,原来,那个时候是在给柒夜打电话吗?

    我突然有些想哭, 一股委屈从心底涌上来,如果阎以琛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不自己来?

    还是说,因为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