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天黑留下来(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愤怒,我懊恼。

    他竟然还有脸吩咐我去做饭?

    ……喝那么多酒,应该做一些酸梅汤给他,冰箱里面的菜不多,看样子应该去买一些。

    当我打算出去买菜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明明心中怨恨,却还是顺从的去做了。

    我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上车,我送你。”阎以琛已经洗过澡,神清气爽的坐到车子上。

    我冷着脸,走过去将阎以琛拉下车,自己坐到驾驶座位上看着他。

    “你酒还没完全醒,我开车。”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其实十分忐忑,担心对方会发火。

    但是,阎以琛今天似乎是转性了,竟然老老实实坐到副驾驶上面。

    我开着车和他到了超市,如同一对平常夫妻一般买菜,散步,每一次回头的时候都看到他的视线集中在我身上。

    我有些不太适应,问:“你今天怎么了?喝那么多酒。”

    如预料中那样,我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我匆匆买完东西,等待结算的时候突然听对方说道:“她全忘了。”

    她?

    是谁?喻可欣吗?

    “我不是她。”我的心有些凉,阎以琛这样看着我,其实是将我当成我姐姐了吧?

    在喻可欣那边吃瘪,就跑来我这里寻求安慰?

    付完账,上车开车,我依旧保持着冷漠不想和他说话,却忍不住又看他一眼。

    阎以琛已经不再注视着我,反而坐在座位上目视前方,平静中却又带着一股忧伤。

    夕阳的暖红色光晕下,阎以琛硬是给人一种无比苍白的感觉,如同一只被遗弃的小狗,仿佛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我的心蓦然软了。

    “她忘了什么?”我问出口,却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会回应。

    大概是今天内心特别空虚,阎以琛再一次回答了我的话,“小时候的事情。”

    “毕竟是小时候的事情,忘了也……”

    “她应该记得的!那件事情她应该记得!”阎以琛却似乎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语气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我吓了一跳,没敢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他。

    终于,阎以琛重新平静,眉眼间虽然依旧是化不开的忧伤,但之前的激动暴戾已经消失不见。

    “你说得对,毕竟是小时候的事情,忘了也应该。”阎以琛似乎是在对我说,却更像是对他自己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暗暗觉得奇怪,让阎以琛这样在意的事情,小时候他是和我姐发生过什么吗?

    可是思来想去,我却怎么都想不到小时候两人有什么大事发生,于是不再说话,大概是他们单独相处时发生的吧。

    回到家之后我匆匆做饭,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我打算在天黑完全前离开。

    “叮咚”,有人按响门铃,我从厨房出去十分自然的打开门,就看到宁洛正拿着一束满天星等在门外。

    “喻小姐。”宁洛朝我打了声招呼,看清我打扮之后略有几分疑惑,突然醒悟,小心翼翼问:“二小姐?”

    “嗯。”我点点头,让开道路。

    宁洛是阎以琛在公司的助理,从阎以琛接任公司的时候就开始干,两人大学同学,我倒是也很熟悉。

    宁洛做事一板一眼,进门之后小声问道:“阎总呢?这是他订的花,我帮他拿过来。”

    满天星吗?

    我望着对方手中的花束,心情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无论我和阎以琛走到哪一步,看到这束花总能够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想起那时候对方对我的好。

    “我拿给他吧。”我说着就要接过来,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别碰!”

    下一刻,阎以琛大步跨来,一把将满天星从宁洛手中夺过。

    我顿时僵在原地,有宁洛在场也不好发作,只悻悻然笑道:“你助理来了,让他帮你做饭,我晚上还有工作。”

    “你今天的工作就是给我做饭。”阎以琛语气不容置疑。

    宁洛站在我们中间十分为难,小声说道:“那个……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说完逃一般离开。

    大晚上的,公司还能有什么事?

    宁洛一走,我只能去做饭,冷哼一声走向厨房的时候,有些忍不住又说一句:“满天星挺漂亮。”

    “它是最漂亮的花,象征着新生与希望。”

    这不是满天星的花语,而是我与阎以琛共同赋予它的意义,只是……

    “你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很讽刺吗?”我看着阎以琛,对方的眼神似乎很疑惑,我却也没有继续追究,只是回厨房炒菜。

    这样对我,却拿着对我们来说与众不同的满天星,真是一种讽刺。

    或许,它正应了另一句花语:配角。

    在阎以琛的爱情中,我始终是那不起眼的配角。

    男人吃饭的时候目不斜视,似乎根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