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有余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他开着手机(1/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来勾引我,你选错对象了。”阎以琛依旧没有回头,语气冷漠不含丝毫感情:“我讨厌你的造作。”

    我捏紧拳头,深吸一口气说道:“抱歉,我想下车。”

    “将我车子吐成这个样子,你想走便走?”阎以琛终于扭头,墨色的眸子中似乎有氤氲不散的怒意,眉毛一挑,分外不爽。

    我心中一颤,连忙低下头。

    “对不起,我会帮你把车洗干净。”

    “你觉得我会缺少洗车工?”阎以琛冷哼一声,“而且被弄脏的车子,我以后也不会再用。”

    我被噎了下,不知道如何说话,突然就又是一阵恶心,连忙打开车窗朝外面吐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车子的速度在此时降了下来,我吐完之后才好受一些,只是依旧十分疲惫。

    “麻烦你送我回会所。”

    “你刚从那里跑出来。”阎以琛的声音很低沉,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轻声说道:“我还在上班。”

    阎以琛不再说话,只是车子再次提速,我眯着眼睛疲惫在车中坐着,等车子停下的时候便晃晃悠悠下车。

    扶着车门,我抬头看了眼现在的环境,立刻就是一怔。

    “你干嘛带我来你家?”

    “你说错了。”阎以琛伸手扣住我的手,缓缓用力,言语间甚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这是我们的家。”

    我立刻挣扎起来,这里是阎以琛的家,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但是,挣扎不开。

    阎以琛的手如同一把铁钳,硬生生钳制着我,将我所有逃避的希望完全抹杀。

    我有些慌乱地挣扎,结果却只是被对方抱了起来,走进房间直接扔进浴室。

    我站在浴室的地板上,有些慌乱的看着阎以琛,对方却已经重新出去,狠狠将房门砸上。

    我愣了片刻,这才脱掉衣服打开花洒,开始冲洗起来。

    酒后洗了个澡,我的醉意消散不少,拿着毛巾一边擦头一边走出来,才想道谢立刻被阎以琛扯过去,直接摁在床上。

    “你做什么?我头发还没干!”我连忙朝他喊。

    阎以琛眼神冷漠,眼底深处却是浓浓的暴戾,似乎要将我拆吃入腹一般。

    这样的侵略性,这样的阎以琛让我觉得畏惧,却又根本无从挣扎。

    阎以琛用力扯掉我的浴袍,强压着我亲吻起来,我不停挣扎却根本推不开他,只能在对方的深吻下渐渐窒息。

    “一下子跟着两个男人,很爽是不是?”我听见阎以琛压抑着怒意的声音。

    我立刻大口喘息起来,阎以琛如同一只野兽,这种粗暴让我感到害怕,但听到他的话还是忍不住生气。

    “我和柒夜是清白的!”

    “那邱少阳呢?你不是已经被他包养了?邱少阳捡了我的二手货,竟然还觉得很得意?”阎以琛话里带刺:“我就知道你是个不安于室的,真贱!”

    我听到他的话,愤怒的口不择言:“是啊,我贱,那你放开我,你和我离婚啊!”

    “想都别想!”阎以琛又在我口腔中开始攻城掠池,我挣扎了几下完全是无用功,只能予取予求。

    再次迎来喘息的机会,我忍不住拿话刺他:“车子脏了你都不要,怎么?我这么脏,你还想碰?”

    下一刻,我立刻感觉自己手臂一痛,阎以琛的力道突然加大。

    “唔……”我忍不住闷哼一声,感觉自己胳膊肯定被对方捏红了。

    “仿佛这世间,忽然间盛情,让偷恋的人,竟相隔无隙……”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但是我还没抓到手机,阎以琛已经拿在手中。

    “柒夜”两个大字从手机屏幕上弹出来,阎以琛突然冷笑一声,竟然直接接通。

    “惢惢,我听说会所有来闹事的,你在哪?受伤了吗?”柒夜温柔且满含担忧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来。

    我刚想回话,突然感觉身体一痛,阎以琛竟在此刻突然压上来,让我忍不住痛呼出声。

    “啊——”

    “惢惢,你怎么了?你……”

    “宝贝,舒服吗?”阎以琛的声音甜腻的在旁响起,与之不同的是对方全无收敛的粗暴动作。

    柒夜的声音也随着阎以琛这句话戛然而止,但是也并未挂断,手机被放到我的枕边,阎以琛故意这样让对方听到。

    我连忙闭上嘴巴,不想让柒夜听到我们这边的动静,但是阎以琛似乎故意想让我喊出声,伸手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嘴里也暧昧的喊着。

    “宝贝,来亲一个!”

    “宝贝,你的味道可真是太好了。”

    阎以琛一口一个“宝贝”,如果是在平时,我真的会非常感动,但现在却只觉得恶心。

    我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理智一下子沦陷,泪水也在此时夺眶而出。

    阎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